k6n0m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黑騎》-第1231章 阿貝利奧【超級大章】讀書-dxthq

黑騎
小說推薦黑騎
在茫茫大陆的西北角落,漆黑深邃的天幕一如既往地悬挂在高高的天空上。一道贯穿天空的炽白色的天弧代替了“太阳”,成为了照亮了漆黑天空的唯一亮光。
这里是天启深渊。但不同以往的是,除天启山与禁区平原之外的十三片领地,已经不复曾经的繁荣。十三王座尽亡,所有王座麾下的座使与五十万天启深渊生灵的离开,都让如今这个辽阔的天启深渊变得千里孤寂、廖无人烟。
如今,禁区平原那连年作祟的黄沙屏障也消失不见,天启山化为一座天弧下的黑暗孤峰。而在天启深渊的山顶上,曾经那十三把王座的座椅与帝座的帝位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一座崭新的、充满浓郁异族色彩的恢弘宫殿。
那宫殿的殿堂高达百米,殿前两旁矗立着等高的金色巨柱。巨柱上龙飞凤舞地刻着不属于人类、荒野、天启深渊任何一个地区语言的图腾咒文,四角的飞檐挂下了足有百米长的蔚蓝长帘。而在那长帘上,时不时会随着天弧之光的变化,反射出神秘的天空、大地、山川、平原、沙漠、湿地、岛屿、海洋……而在那一个个不同的地形上,又有无数外貌不同于地球的生灵,彼此之间共同构筑起一个又一个奇异的生态系统。
我的豪門之旅 可愛桃子
此情此景,就仿佛这蔚蓝的长帘是一扇扇窗,外面的人可以透过它窥探到存在于宇宙另一个角落的一颗有生命存在的行星。
这时,恢弘宫殿前方的空气中突然裂开一道漆黑的缝隙。漆黑的缝隙扩展到一人足矣通过的大小后,一道金发及腰的倩影从中飞了出来,并“嘎哒”一声踩在了恢弘宫殿前方的地面上。
这道金发倩影不是别人,正是在虚空通道中与徐放做过约定的蕾妮。几日过去,她的两颊看上去瘦了许多,但一双碧蓝色的眼睛依旧炯炯有神,精神得不像是个多日滴水未进、粒米未食的人。
蕾妮落地之后,打量了一番面前矗立着的恢弘宫殿。她在感叹这座宫殿奇妙堂皇的时候,同样也在感慨,徐放那样强大且心思缜密到能够设计害死卡赞的人,竟然真的会陨落。
因为当时徐放与蕾妮做了个约定。徐放留蕾妮一条生路,并给了她一张神秘的光盘。但条件是蕾妮必须一直潜伏在虚空通道内,直到他死,或者由他亲自来接。
蕾妮还记得当时自己和徐放的对话。
……
“为什么是以你的死亡为期限,你马上就要做什么涉险的事了吗?”蕾妮问道。
徐放则说:“算是吧。如果我留给你的光盘开始破碎,就说明我要死了。那时你就将这张光盘插入你的天灵,藉此看到我留给你的记忆。不过真到了那时,可能大家都已经失败了。至于你继承我的记忆后要怎么做,都交给你选择。”
蕾妮赶忙追问:“等等,大家‘都失败了’是什么意思,你说清楚!”
“真到了那时,你自然就懂了。”
寵婚蜜愛:老婆大人妳在上
……
现在蕾妮是真的懂了。她深深地望着这座金碧辉煌的异族宫殿,坚定的目光背后是她决意扛起的使命。
突然,一道威严的声音从四下无人的空气中响起,其声音中蕴含的巨大压迫感,就仿佛千山万川齐齐朝蕾妮镇压而来!
“胆敢冒犯‘阿贝利奥神宫’,人类,你知道是什么下场?”
蕾妮压抑住浑身发颤的本能,抬头挺胸仰视着高耸的宫门。她一字一句,毫不低头,甚至还带一丝嘲讽意味地道:“帝座大人好雅兴,毫不拖泥带水地舍弃了五十万部下,回到天启深渊,就为了建造这座恢弘的宫殿。”
而蕾妮等来的,却不是帝座更大的威压与实质性的攻击,反而是帝座饶有兴致的回话。
“你不在战场上却什么都知道。哦,原来是这样,你是徐放留的后手。但是徐放没有告诉你要怎么做吧?”
國色天香 釣人的魚
蕾妮嘴角一咧,笑道:“是的,他什么都没说,一定都由我来决定的。而我来这里,是来当英雄的。”
虚空中传来的帝座声音哈哈大笑,他道:“当英雄?就凭你一个连四阶都不到的蝼蚁?”
“实力决定不了一切。手握神皿并进化到四阶之巅的麦克唐纳,不也一样当不了英雄吗。”蕾妮道。
“所以,你打算怎么做呢?化为尘埃,以死明志?”帝座讥讽。
蕾妮义正言辞地道:“我要成为最后一个,记住人类文明历史的人。”
“嚯?”
“帝座大人,手握四大神皿的您,想来在不久的将来就会轻而易举地横扫全世界吧。哪怕这世界上的一切力量集结,也撼动不了您一丝一毫。您将主导世界建立起崭新的文明,人类、荒野生灵,所有现有的种族都会沦为旧时代的残党,被您消灭或者是圈养。而在那之前,我蕾妮·摩西,诚心诚意地向您投诚,请愿成为您入主地球之路之上的第一个部下。”
蕾妮目光真挚,言语真诚,右手握拳置于心脏之前,用赌上尊严与性命的觉悟说道。
而帝座在沉默了数秒之后,忽然笑了:“有意思,有意思。蕾妮·摩西,我记住你了,你这个人类女人,比麦克唐纳和吴奇都要让我记忆深刻。”
“既然如此,那对于放弃做人,你也早有觉悟了吧。”
蕾妮斩钉截铁地道:“当然。”
倏忽间,一道金色射线从宫门内侧闪电射来!蕾妮不闪不避地硬吃了金色射线,霎时一股庞大的异能能量涌入了蕾妮的体内。
蕾妮的视野变得一片极白,恍然间她感受到一道道金色的能量洪流如藤蔓般缠绕起了她的骨骼、血肉、神经,随之燃起的比她此生经受过的任何痛感而要恐怖的疼痛!
蕾妮咬牙坚持着意识不变得模糊,而在金色的能量洪流征服宏观的她的身体后,其迅速分离成无数微小的缠丝,深入到更深层次的无数基因片段之中。
蕾妮的基因是返祖化的基因,天然拥有抵抗异能病毒的力量,但是这一刻蕾妮却清晰地感受到返祖化的抵抗力量没坚持多久就败下阵来,任由微小的金色缠丝破坏、改造、重筑她的基因。
良久,蕾妮的视野渐渐从空白变回现实世界的风景。她最终坚持住了,没有在基因改造的途中昏迷过去。
空气之中变化出一面水镜,蕾妮通过水镜看到自己的样子,嘴唇微微颤抖,但最终摈弃了动摇。
她原本白皙姣好的肌肤变成了和帝座一样的黑精灵色泽,一头华丽的金色长发从发根变白,最后有一半化为苍银之色。而她的瞳孔及五官也有了巨大的变化,碧蓝色的瞳孔化为乌黑,历经百战而在五官与脸庞上留下的坚毅痕迹全都消失退化,回归年轻。整体看上去,像是一名刚满十六、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异族少女。
蕾妮自己都不敢相信水镜中倒映的是自己,更不用说如果她以这副样子遇上吴奇、格雷戈、项科平、艾德里安娜
等亲近之人,对方能不能认得出自己。
“如何,对自己的新样子满意吗?孤可是对着自己心目中的未来王妃形象设计的。”
帝座的声音再次传来,而这一次不止声音,帝座本人也从宫门内缓缓踏出,居高临下地看着蕾妮。
蕾妮恭敬地低头,道:“谢帝座成全。”
当说出这句话时,蕾妮意识到自己心中最后一丝不甘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她不相信自己竟然会这样轻易地全身心倒戈,但无论是何原因,自己的精神的确被帝座用某种手段驯化了。除了作为人时的记忆和投诚时的决心都还留着以外,这副身体里流淌的每一滴异族之血,都在化解她想为人类出头的原动力。
按照这样的情况,蕾妮已经能预见到未来人类文明真正毁灭时,自己无动于衷的样子。
“从今以后,你就叫蕾妮·阿贝利奥。你就是太阳系之地球行星上重生的‘新阿贝利奥王’的王妃。”
蕾妮微微一笑,温顺地道:“谨遵王命。”
“来,孤带你见见,我们阿贝里奥文明在宇宙中另一个行星上的辉煌历史。”
说着,帝座伸手用无形之力将蕾妮牵引而上。蕾妮跨越九十九级台阶登上了阿贝利奥神宫的金石地板,执起帝座的手,与他一起进入恢弘高大的阿贝利奥神宫。
在阿贝利奥神宫之内,每一面百米高的金色墙壁上都横贴着一条活动的画卷,其上描绘着阿贝利奥文明的壮阔山河与文明之史;内容从一面墙上的画卷连接到另一面墙上的画卷,从头到尾绘声绘色地重现了阿贝利奥是一个怎样的文明,阿贝利奥族又是如何从那颗星球上诞生、发展、繁荣,直至毁灭。
……
在银河系中、与太阳系呈对角位置的一个星系内,有着一颗唯一孕育有智慧生命的行星。那颗行星名为阿贝利奥星,而阿贝利奥星上的人们称呼他们的恒星不叫“太阳”,而是“神之眼”。
无论是“神之眼”蕴含的能量与辐射,还是阿贝利奥星上的天然环境,都与太阳与地球有着不小的区别,其结果就导致了阿贝利奥星上诞生了一群以异能为核心、攀爬生命进化树的生命。他们其中力量强大的先驱,集结群体、征服世界,建立智慧文明。不同于地球人类文明专注于攀爬科技进化树,阿贝利奥文明的生命与生俱来的本能就是进化;不断进化出更强的异能,拥有更加的血肉之躯或者能量生命之躯,就是阿贝利奥人唯一的信条。
但阿贝利奥人的顶点,一样是四阶的生命。
有限顶点的现实无法让出生便信奉‘永生进化”阿贝利奥人接受,有的阿贝利奥人为了打破固有的统治阶级,有的阿贝利奥人为了探寻四阶之上的存在,有的阿贝利奥人为了维护自己统治的王国,几方势力信条不同,大战自然不可避免。
我家有条美女蛇
浮世绘
这大战开启,一打就打了两千年。无数的阿贝利奥人崛起,征战,归于黄土,到底还是耗空了阿贝利奥星的资源。曾经山峦迭起、川流不息、天空明朗、大地葱翠的星球变得黄土寂寂。而在几方势力看到了母星危机,准备消仇.和解的时候,五阶的力量现世了。
这些依托在不同物体上现世的五阶力量一下子打破了几方势力想要平衡与可持续发展的心,让本就不堪灾难的阿贝利奥星再陷战火之中。而这些打的不可开交的阿贝利奥人不知道,所谓的五阶力量,就是一个诞生智慧生命的星球走向衰亡枯竭前,星球自己分离出的“遗念”。
生命与进化、创造与杀戮、时间与轮回、知识与预言。这从异能陨石中流落出来的四大神皿其所代表的力量,正好是一个智慧生命文明从过去走向未来的必经之路。当一颗星球分离出了这些“遗念”后,它就会不可逆转地走向终末。
而后,阿贝利奥星上的战火终于停止了,全阿贝利奥族人都陷入了母星死亡前的持续性天灾复仇中。曾经那般繁荣的高等生命文明,在短短几十年内就走到了毁灭。最后一个阿贝利奥人也就是拿到所有五阶之物、参透五阶之力根源的人,他耗尽毕生的心血,等量分离了所有五阶力量,制造了六组“神之器皿”,制造了六个“星际穿越仓”。在星球崩溃前,将这六个等同于“文明之种”的“星际穿越仓”送入宇宙,而自己则随着母星的毁灭永远长眠。
可以说,从不知多少万年起,这个宇宙上就不再存在阿贝利奥人了。但是最后一个阿贝利奥人还是给他们的“文明之种”建立了足够智慧的运行系统,可以帮助“文明之种”规避星际飞行中遭遇的一系列的危险与困难。
经历了不可数光年的飞行,六个“文明之种”中的一颗找到了太阳系中的地球,于是便降落在了地球之上。其被地球人类称为“异能陨石”,而在那之后发生的事情,便是人类在“黑夜时代”和“黎明时代”留下的历史。
如果说“先驱者”和“变异动物”是地球生命在接受阿贝利奥人的基因后变异产生的混合种,那“瘟疫种”便是在此基础上基因更近似阿贝利奥人的近似种。而当一个进化出智慧的瘟疫种与另一个智慧瘟疫种结合并诞下天生便具有智慧的瘟疫种时,“阿贝利奥人”的血脉便在这茫茫宇宙的另一个角落,重生了。
蕾妮跟着帝座,一边在墙壁画卷旁漫步,一边问道:“王,我有个疑问。你不是说宇宙中最后一个阿贝利奥人已经在不知多少万年前与母星同生共死了吗?那你莫非就是最后一个阿贝利奥人留在‘文明之种’内的意识残片?或者说,‘文明之种’内另有生命培育的装置?”
“都不是,”帝座坦然回答,“孤的智慧与意识并不是从生命中诞生,孤所讲述的历史也没有一句话虚假。阿贝利奥人在这宇宙间确实已经灭绝不知多少万年了。”
“那……”
“王妃,好奇孤是谁么?孤的真实身份,其实是‘文明之种’的运行系统所诞生的‘系统智慧’。用人类文明爱不释手的传说解释,就是彻底进化出真正智慧的‘AI’。”
帝座继续说明道:“所以任何妄图将孤的‘灵魂’具现化并抽出的异能都是无用的。徐放机关算尽,却永远想不到孤并不是‘人’。而孤早就预知到了未来的一切发展,反过来利用了徐放。”
帝座的这句话,是特地说给继承了徐放记忆的蕾妮听的。
蕾妮低首道:“王的智谋与勇气凌驾于全智慧生命之上,蕾妮心悦诚服。”
“所以,王肩上背负的使命,就是在地球上振兴已经毁灭的阿贝利奥文明吧?”
两世人
而帝座也少见地露出了严肃的神情:“没错。或许阿贝利奥文明已经毁灭,但文明的历史与种族的基因却都流传了下来。只要以地球人类文明的尸骸为壤,就一定能开出新的阿贝利奥文明的花朵。”
帝座抬头望天,眼睛仿佛穿透无穷高的天空,看到了那颗正穿梭于宇宙之间、朝地球快速飞来的“文明之种”。
相公们,饶命啊! 红袖一拂
“而这一天马上就要到来了。无论是至高三院还是荒野帝国,任何人,任何力量,都无法阻挡阿贝利奥文明的重生!”
蕾妮沉吟了一会儿,随即进谏道:“王所言不错,不过王还是谨慎一些为好。四大神皿的力量固然无敌,但吴奇和麦克唐纳那两人都是将地球的原生力量‘返祖化之力’修行到顶峰的人。他们和先驱者、和变异动物不同,是阿贝利奥文明复兴的最大敌人。”
“不,他们什么都改变不了。”帝座笃定地道。
“是吗……”
“因为孤已经集齐全部四大神皿,向‘神明’请下了最终的启示。五日之后,另一个穿梭在宇宙间的‘文明之种’就会被召唤到地球上来,落点就在新京。陨石天降之际,无论地球文明的生命,还是地球,都不可能扛得过这场文明夺舍文明的战争!”
帝座转过身来,用食指指着蕾妮的,掷地有声地道:“而你,蕾妮·阿贝利奥,将成为最后一个铭记人类历史的人,你会——变成英雄。”
蕾妮深深地凝视着帝座的双眸。她承认她在听到地球人类文明即将被阿贝利奥文明夺舍之后,平静的心湖再次起了波澜。可或许再过一段时间之后,这份来自自己曾是一个人类的良知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某个契机之后,自己或许真的会变成一个单纯的人类历史记录员吧。
……
下午时分,中央政法院的最高会议室内重新开启了上午未完成的谈判会议。因为中午的东道主宴请与吴均常委那场富有感染力的演讲,至高三院代表团的谈判员们此刻一个个都信心满满,准备一举拿下这场谈判的胜利。
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治愈傷痕
“那么首先,荒野帝国的盟友们,我们将于‘荒野动物限猎令’这个议题,给出一个新商讨出的方案……”
砰!
突然,一记响而有力的拍桌声震得全会议室内的人耳朵生疼,会议室的天花板都仿佛有一瞬摇摇欲坠!
麦克唐纳阴沉着脸,面前的长木桌已经断成两截,而对面至高三院代表团的谈判员们,一个个额头冒汗,震惊不已。
吴奇不由得看向麦克唐纳,只见麦克唐纳站起身来,朗声叫道:“吴均常委让我忍着不要惊动下面的人,但我实在忍不了!五天后人类和荒野生灵就要迎来末日,而现在我们之间却连一个完整的讨伐帝座的联合作战计划都没有商讨出来!还把时间浪费在什么瓜分未来大陆利益的俗事之上!”
“我告诉你们每一个人,我麦克唐纳,代表荒野帝国退出‘临时停战结盟条约’的签订!剩下的一切,都与我荒野帝国无关!”
麦克唐纳气冲冲地撂下这句话,带领荒野帝国代表团的人转身就走。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们甩开会议室的大门,一两个眨眼的工夫就走得一干二净。
荒野帝国代表团一退出,至高三院和诺亚城代表团的人都尴尬了。但比起场面上的尴尬,更重要的是麦克唐纳离开前说的那番话:
五天后,人类与荒野生灵就要迎来末日。
希克斯用求证的目光看向吴奇,吴奇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事实正如麦克唐纳所说,末日当前,我们现在谈的这些东西都已经没有意义了。如果你们想谈,那就等永夜过去、曙光到来的时候再说吧。”
吴奇意思明确,他们诺亚城代表团同样退出这场条约的签订与谈判。
很快,宽敞的会议室内就只剩下面色难看的至高三院代表团众人,他们面面相觑,甩纸扔笔,很快就在气愤地中原地解散了。
走廊上,吴奇步伐迅速地追上了麦克唐纳的身影。他刚想叫住麦克唐纳,就看到麦克唐纳先迎面遇到了吴均与若世安两人。
“麦克唐纳,你叫停了会议?”吴均淡淡地道。
“如您所见。”麦克唐纳冷冷地道。他心里已经决定,如果吴均还想不识时务得和他谈“条约”的事,那他们只能恕不奉陪了。
“嗯,也好,刚刚我和若常委商议了一番,正准备叫你们取消会议,”吴均的回答倒是让麦克唐纳满意了几分,随即他道,“事不宜迟,我们直接商定讨伐帝座的作战方案吧。”
“很简单,”麦克唐纳竖起了一根手指,“一,把至高三院所有的四阶强者都召集起来,让本座过目!”
都市最强修真学生
“与其让你用‘森罗万象’收纳了我方所有的四阶异能,倒不如一起大家一起并肩作战。”吴均对此不认可地道。
麦克唐纳自顾自地竖起了第二根手指,他用不容置疑地语气说道:“二,让我和吴奇两人,一同前往讨伐帝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