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0dfp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線上看-第二百四十六章:給我一個解釋-br06k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小說推薦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就在几人谈笑之时,欧阳朵从外面走了进来。
“轻舞,听说你身体不好,我过来看你。”
看到欧阳朵的时候洛轻舞笑开了:“怎么就你自己过来,你哥哥没跟你一起吗?”
欧阳朵撅着嘴: “他来不了,金城那边太忙了。”
“对了,你身体怎么样了?”
洛轻舞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我身体好的很,不用担心。”
“那就好,害得我担心半天。”欧阳朵松了一口气,看着洛轻舞微鼓的小腹。
“哇,你的肚子居然能鼓起来一点哎。”
一句话,把边上的赵无言给说笑了:“这怀孕的难道肚子还鼓不起来不成,等以后你怀孕的时候肚子也会鼓起来的。”
冰冷血医
欧阳朵转头就看到他邪魅而带着阳光的笑意瞬间给看呆了。
“为什么每次你笑起来比一个女人还好看?”
赵无言却笑容一下收敛了,看下欧阳朵:“我并不觉得你这算是夸奖。”
欧阳朵眨巴着自己的星星眼:“我说的是实话啊,你真的笑起来比女孩子都好看。”
洛轻舞看着欧阳朵这个样子突然就笑开了。
“不如你就直接找赵无言做你男人呗?这样你就可以天天看着他笑了。”
边上的赵无言愣了一下,随后站起身拍拍自己的衣角。
“还是别了,我怕他哥哥揍我。”
谁知欧阳朵却主动往他身边凑:“不会的,不会的,我哥哥人可好了呢。”
“再说了他要揍你,我帮你揍他。”
南宫冥和洛轻舞对视一眼,两人都识相的悄悄离开了房间。
看着洛轻舞走出去的背影,赵无言觉得心中有些苦涩。
不过脸上笑容依旧没变:“你这是来看轻舞的,人都走了,你不出去追吗?”
欧阳朵笑着摆摆手:“不用不用,我这过来遇到你了,而且她有自己的男人陪着,不用我。”
说着就上前要拽赵无言的衣袖:“我第一次来清河镇,你带我出去逛逛呗。”
赵无言想了想,这怎么说欧阳朵人也不错,于是也没拒绝。
“行吧,只是你别闲着,镇上太无聊即可。”
种田宠妻:彪悍俏媳山里汉
欧阳朵笑得眉眼弯弯:“不会不会有你这个大帅哥陪着我肯定不会无聊。”
随后跟着赵无言的屁股后面,屁颠儿屁颠儿的就跑了,哪怕刚刚赵无言不动声色将他躲开,也并没有往心里面去。
一天欧阳朵就一直跟在赵无言的身后到处乱晃。
洛轻舞站在楼上,看着欧阳朵跟在赵无言身后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转头问边上的南宫冥:“你说他会不会和欧阳朵凑成一对?”
南宫冥笑着点点头:“我觉得他与欧阳朵在一块倒是挺合适,两人性子都相像。”
“而且欧阳询的妹妹人确实也干净清透,倒是挺适合赵无言。”
纯情老公很腹黑
豪門系列:小小老婆18歲 水晶之夢
主要是南宫民也想着早一点让赵无延找到女人了,这样也省得他成天盯着洛轻舞。
洛轻舞却来了兴趣:“不如我们就给他们制造机会吧?”
“这样赵无言就能找到媳妇儿了,我娘肯定特别开心。”
南宫冥挑挑眉:“好啊,这件事情交给我。”
对于这句话洛轻舞却持怀疑态度:“你确定交给你没问题吗?不会还没撮合好,你就直接把人给揍了吧?”
这两家伙在一块儿不是斗嘴就是打架,这么多年洛轻舞实在是看的太多了。
只是害怕自家阿冥会吃亏,毕竟阿冥那么温和无害。
要是赵无言知道洛轻舞这个想法的话,一定会把她掂起来打的,谁说的南宫冥无害了。
最腹黑的就是南宫冥了,也只有洛轻,我会觉得他无害。
等到吃晚饭的时候,几个人在一块儿南宫冥给每个人都倒了一杯茶。
洛轻舞则是毫不在意的和欧阳朵一直说着话。
至于赵无言嘛,就压根没往心里面去,依旧是在一旁笑意盈盈的吃着自己碗里面的菜,偶尔也喝点汤。
不过过了许久他觉得有些不对劲,问南宫冥。
“你为什么只给我和欧阳朵端汤,你和轻舞却不喝?”
南宫冥依旧在喂洛轻舞吃青菜:“喝多了汤他就吃不下这些营养的东西了,现在肚子里面有宝宝。”
“下午他已经喝了很多汤了,若是再喝的话,晚上恐怕会一直起来。”
冠军足球王朝
赵无言也是知道的,自从怀孕后洛轻舞每天上很多次的厕所,若是真的汤喝多了,恐怕晚上没得睡。
于是也就不再纠结了,等到吃完晚饭后洛轻舞提议打架一起玩扑克。
然而赵无言却觉得自己越玩这身子怎么越热,虽然现在是夏天,但身体这种燥热完全不一样。
边上的欧阳朵也是热的,一直拿扇子扇自己。
“轻舞啊,怎么会这么热?”
洛轻舞有点疑惑:“不会啊,我觉得今天晚上挺凉快的。”
“你们俩不会是血气方刚的,所以才会热吧?”
欧阳朵抬了抬下巴,转头看了一下边上的赵无言。
似懂非懂的问:“是不是因为我们俩都没有成亲,所以才会这么热?”
赵无言被他问的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小丫头实在太过单纯了一些。
然而等两人越来越热的时候,南宫冥站起身。
赵无言和欧阳朵也没有去在意,然而南宫明却突然出手,在他们的脖子上来了一记。
欧阳朵一下子就趴倒在桌子上,而赵无言却伸手堪堪挡住了南宫冥的一击。
眼神中带着怒火:“你想做什么?”
重生未来殿下,请小心 桑飞鱼
南宫妮妮对着赵无言,勾唇一笑:“当然是为了你的终身大事着想了。”
完事儿后快速出手,赵无言只感觉自己的行动迟缓。
挡下几次后市依旧没逃过晕过去的命运,看得洛轻舞嘴角抽搐。
“阿冥你不会?”
南宫冥对她勾唇一笑:“好了很晚了,我们去休息吧。”
看着这个架势洛轻舞,再傻也明白了,尤其是晕过去的欧阳朵开始头不安的扭动着。
等到出了门后洛轻舞才问:“你确定这样欧阳询不会跟你拼命吗?”
南宫冥毫不在意的道:“没事,他打不过我。”
等到第二天的时候南宫冥刚从房间出来,就感觉一道掌风朝着自己袭来。
快速出手,将洛轻舞护在身后,右手挡住赵无言打过来的手掌。
摁住他的手后抬头似笑非笑的开口:“看来赵公子昨天晚上睡得挺好的,一起来就有这么大的力气。”
赵无言满脸怒火:“你简直不可理喻。”
洛轻舞看着这架势,赶紧悄悄的退出战圈,躲回房间里面探头探脑的。
看到那边依旧有一个小脑袋在那边探头探脑的往这边看,脸上还带着红晕。
洛轻舞对着那边探头的欧阳朵招了招手,对方却嘴巴一撅。
弄得洛轻舞一愣,随后对着她讨好地笑笑,无声的道:我也是在帮你。
欧阳朵瞪了洛轻舞一眼,指了指正在暴露的赵无言。
嘴巴无声的问:怎么办?
洛轻舞悄悄挪动了一下身形,绕过两个正在要打架的人,悄悄朝着欧阳朵的房间跑去。
等到了房间门口,被欧阳朵一下子拉了进去,随手就把门关上了。
等关上了门靠在门背后欧阳朵才不停的拍着自己的胸口。
“原来赵无言也有这么吓人的时候,吓死我了。”
随后两脚在地上蹬了几下:“轻舞,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居然这样对我,怎么说我也是你朋友。”
洛轻舞则是一脸无辜:“我怎么对你了,我可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你还装昨天就是跟你们吃了饭,我就一直热的很,到了晚上你男人居然把我打晕。”欧阳朵就是再傻,现在也知道是被算计了。
不过能够抱着赵无言醒来,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洛轻舞则一脸八卦的将她拉到房间,做好后才问:“怎么样怎么样?昨天晚上你们俩有没有干柴烈火?”
欧阳朵则像泄气的皮球,一下子躺在了大床上。
“别提了,那家伙泡了一晚上的冷水,快天亮的时候才回来睡。”
破武至尊 妖十三
“你知不知道我被他停留着去泡冷水,差点把我给冻死了,这个家伙居然还在冷水里面放了冰块儿。”
听得洛轻舞嘴角直抽搐:“这么说昨天晚上你们俩啥也没发生呗?”
欧阳朵低着头,脸上带着红晕:“其实其实除了没有那个啥,基本上都有了。”
“当时是我忍不住,所以就…就…”
洛轻舞原本还挺泄气的,觉得昨天晚上阿冥安排居然没有成功,现在看来好像也成功了一半。
立刻就拿出电话来拨打了一个电话号码,边上的欧阳朵想来抢手机,但是被洛轻舞很快的就躲开了。
很快那边传来欧阳询的声音:“哟,还真是稀客,居然还有时间给我打电话。”
边上的欧阳朵一听到是自家哥哥的声音,连抢手机都不敢了。
眼神询问多轻舞:你想干嘛?
洛轻舞对她挑了挑眉,对着话筒道:“我给你找了一个妹夫,你要不要?”
那边欧阳询明显愣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问:“你给我找个什么样的妹夫?”
“我告诉你,你们夫妻俩可不要给我乱来,我妹妹要是出什么事情,我跟南宫冥急。”
听到这个妩媚狂魔在那边咆哮的声音月清舞轻笑道:“你别急呀,我这不是在跟你商量吗?”
“毕竟现在你妹妹这么大了,总不能不嫁出去不是?”
“我保证给他找到夫婿是很好的,你相信我。”
欧阳询咆哮的声音从那边传来:“你少给我整这幺蛾子,你们夫妻俩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
“南宫冥是不是把赵无言那家伙想要撮合给我妹妹?”
洛轻舞眨巴着眼睛问:“是他怎么了?”
日光爱人
这话问得欧阳询简直是想揍人了,这迷人人都能看出来,赵无言的心一直都在洛轻舞的身上。
自己妹妹要是嫁给赵无言,那还能有好日子过吗?一个男人的心都不在妹妹身上。
一直对妹妹很好的,欧阳询实在忍不了,又想着自家妹妹对赵无言确实不一样。
总归来说看到赵无言就像狗看到了骨头一样,深呼吸了两口气才问:“难道你不知道赵无言的心根本不在我妹妹身上吗?”
这一点洛轻舞当然明白,但是赵无言对欧阳朵又是不一样的,起码对于别人他不怎么理会,但是欧阳朵他还是稍微会在意一些。
“哎呀,这个感情嘛,可以培养的,毕竟他对你妹妹也稍微有些不同。”
“再说了,你妹妹也喜欢赵无言,你又何必在其中阻拦,不如跟我们一起撮合撮合呗?”
欧阳询现在真的是想揍人了,这么多年了,妹妹经常跟在赵无言身后跑,不是也没成功吗?
想到这儿他也就放心了许多这么多年都没成功,就算在这边待一下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成不成功不是我说的算,要是我妹妹真的能将赵无言的心给收回来,我倒是没有什么意见,但如果赵无言心中依旧挂着别人的话,我是不同意的。”
洛轻舞赶紧点头答应:“你放心,肯定会帮你妹妹把赵无言追到手的,到时候人和心都是她的。”
一旁的欧阳朵听了以后,伸手捶了一下洛轻舞的肩膀。
挂完电话后洛轻舞,这才转头问欧阳朵:“怎么样?你敢不敢做一次狗皮膏药?”
欧阳朵听的,嘴角直抽搐:“你能不能形容的好一点?”
燕非的世界下
“可以呀,那你敢不敢做一次跟屁虫?时时刻刻都跟着的那种。”
欧阳朵思考了一下,随后坚定的点头:“我敢,反正我就喜欢赵无言这样的,如果能够把他拿下,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洛轻舞一听笑开了:“好,那接下来你就每天就那么缠着赵无言,不能让他跑了,只要他出现在任何地方,你找不到了,你就来找我,我到时候给你情报。”
两个女人在房间里很快就商量好了,对策,等到出来的时候南宫冥已经将赵无言给推开了,直接走到洛轻舞的身边。
原本赵无言还想找他打架的,但是看到罗庆武威武的腹部最终还是收回了手。
“死腹黑,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