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5fm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ptt-第二百三十六章 這瓜真甜看書-b1sjy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南阳的纪念碑终于是运到了新郑,高高的矗立在新郑城中。当纪念碑在黑甲锐士护送下缓缓送到城中,所有秦军都保持了缄默,默默地跟在了黑甲锐士身后。
新郑百姓看着高耸的石碑充满了好奇,但是看到肃穆的无声跟随的秦军,也到感受到了压抑的氛围,连谈论声都不敢大,默默地注视着秦军在做什么。
“都统计好了么?”无尘子看向王翦和蒙武等人低沉的问道。
“嗯,此次出征共战死两千三百八十四人,全部登记记录在册。”王翦说道,命人将用黑布包裹着的烈士名册送了上来。
无尘子点了点头,接过名册缓缓打开,目光在一个个名字上滑过,最终将名册合上。
“开始吧。”无尘子说道,从墨鸦手上接过刻刀一步步的走上木梯,站在了石碑前。
“叮叮叮”石屑纷飞,所有人都是看着石上留下的一个个名字,依旧是一片缄默,偶尔传出一丝啜泣声,天空仿佛也变得安静,一片黑云笼罩在新郑上空,偶尔卷起一阵微风带着枯叶在空中打转,最终落到了无尘子身上的黑色大氅上。
“我来吧!”王翦看着无尘子手上的刻刀和小锤都已经被鲜血染红,石碑上也留下了一片血迹,压抑着声音说道。
无尘子摇了摇头道:“这是我答应他们的。”
王翦没有再多说,让人拿来了另外的刻刀,走上了另一边的木梯上,缓缓的刻下一个个名字。蒙武和杨端和,白亦非也是一样的跟着。
一片雪花飘落在无尘子脸上,化作一滴水珠,无尘子停下了手中的刻刀,仰头望着苍穹,一片片雪花开始落下。李牧没有等到的大雪却是在新郑先落下了。
所有秦国将士都是仰头望着苍穹,任由着雪花落到脸上化作一滴滴水珠,再也分不出是泪水还是雪花。
没有人离开,他们的统帅还在刻着他们袍泽的名字,他们的袍泽还在注视着他们。最终天地一片雪白,所有人身上都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积雪,但是依旧没有人离开。
操練吧,教官!-痞子當道,特種兵教官親壹口 淺問
无尘子停了下来,双手颤抖着,刻刀也早已经磨去大半,王翦和蒙武也都停了下来站在他身后,名单已经刻完,原本空白的石碑上却是刻满了大半,却还是留有一片空白留给后来者。
国民初恋:追男神108式
大氅一挥,无尘子重重的双膝跪地,沉沉的三拜。王翦,蒙武等将领同样跟着单膝下跪,整个秦国大军也都整齐的跟着。
风雪愈加剧烈,卷起一阵阵雪花环绕在石碑之上,打落在一个个名字上。
“散!”久久,无尘子才起身,只说了一个字,然后转身离开。
王翦,蒙武等人都知道无尘子的意思,这是烈士的安息之地,不是他们炫耀军功的地方,在这里不需要慷慨激昂的演讲,需要的只是一片安静。
秦军转动,悄无声息的的缓缓散去,只留下了三百老兵在这里为他们守陵。
直到宇宙的尽头
回到曾经姬无夜的大将军府,整个府邸都是一片安静,所有人都知道今天的氛围不对,都压低着脚步,不敢发出太大的声响。
少司命默默地帮无尘子洗去手上的血迹,包扎好伤口,就退了出去。
整个新郑都变得安静,禁止声乐娱乐,违令者斩!
“如此秦军,何以抵挡?”五国密间都是叹了口气,秦军的凝聚力太强了,尤其是纪念碑前的那一幕让他们难以忘怀。没有任何命令,但是所有人都在那一刻同时跪下了。这是一种他们在任何军队中都看不到的东西,一种气质。
第二天,无尘子醒来,看了一眼天色,直接叫道:“白仲!”
少司命等人都是一愣,怎么会突然找白仲?但是墨鸦还是急忙去把白仲拉来。白仲也是一头雾水,锅我都背了,还要什么秋后算账的么?
“我要给这些战死的将士一个番号。”无尘子说道。
白仲瞬间呆住了,整个帝国有番号的部队很少,除了铁鹰锐士拥有锐士的番号,也只有他的父亲武安君白起的亲卫部队拥有常胜这个番号。除此之外七国之中也只有赵国的武陵铁骑又叫胡刀骑士,魏国的吴起建立的魏武卒,齐国的技击士。燕楚韩都没有一支被七国承认的大军番号。
“什么名?”白仲没有多问,他知道有无尘子统领的大军,拥有一个让剩下五国恐惧的番号也是必然的。
“羽林卫!”无尘子说道。
“羽林卫?”白仲愣住了,他想不到这个名字还有什么其他意义。
“为国羽翼,如林之盛。”无尘子说道。
末日紅警 夢曇輕塵
白仲一怔,然后看向无尘子,这是要为帝国的延续打造一支专属帝国的大军啊。王翦也来到了,听到无尘子的话都是呆住了。
“想问大帅,这只大军如何选人,如何训练?”王翦开口问道,这是个战死的英灵建立的大军,选拔肯定都是极为严格。
“不从现有的大军中选拔,全部由战死将士的后人中选拔,设羽林郎,统一教授武兵战技,初定五千人。”无尘子说道。
王翦点了点头,他知道这支羽林卫的建立恐怕是要超越铁鹰锐士的存在,全由从军死事后人选拔,意味着这些人都是光禄勋后,对帝国的忠诚也是毋庸置疑的,而他们也将得到整个秦国的全部资源支持。只因为他们都是光禄勋后的孤儿。
“不如定为三万吧,改名羽林军,军中教官都必须是从军五年以上的将校和百战老兵。”王翦说道。
无尘子看了他一眼,知道王翦肯定是想安插子嗣入羽林卫将,即使只是一个校尉,但是等羽林卫一旦成军,职权都还会在其他将校之上。
“如果你战死了,我回安排王贲入羽林卫将。”无尘子碍口说道。
王翦一滞,明白了无尘子的意思,这支大军卫队是直属秦王的,不允许军中将校插手其中。
蒙武微微一笑,他差点也想把蒙恬或者蒙毅都进去了,但是看无尘子的意思那就是只有战死的将士之后才能入羽林卫,这样也是从根本上断掉了羽林卫和军中其他将领的关系,保证了羽林卫的专属性,不会成为其他将门世家的私军。
“羽林卫的将官永远只能是秦王。”无尘子提醒道。
王翦等人都是明白了,这是为秦国留下一支可以限制住其他将士的大军,而这么做虽然说羽林卫会凌驾在所有大军之上,但是好处是明显的,至少秦王不会再担心在外征战的将士的反叛。给了他们这些在外征战的将士更大的自主权。
“建制如何?”王翦继续问道,一直绝对战力的羽林卫肯定不能是单一的兵种了,肯定是集结各种军中精锐统一教导。
“羽林卫下设八校。中垒、屯骑、步兵、越骑、长水、胡骑、射声、虎贲八校。中垒校尉掌军法刑名授铁鹰锐士战技由白孟将军教授,屯骑掌重骑兵,授重骑战技由蒙武将军教授,步武掌步兵,授格斗战技,以魏武卒为模板,由杨端和将军教授。越骑掌轻骑,授轻骑战技,暂时由内史腾将军教授。长水掌水战,授水战战技,教授人选未定。胡骑模仿匈奴骑兵而建,授胡服骑射战技,由李信将军教授。射声掌弓弩兵,授射雕战技,仿匈奴射雕手训练,由内史腾将军教授,虎贲掌车兵,教授车兵冲阵战技,由王翦将军教授。”无尘子说道。
王翦等人都是点了点头,这是一个完整的大军编制,从步兵、车兵、弓弩兵到骑兵都进行了精细的划分。
“还有什么要补充的么?”无尘子看着众人问道。
王翦等人都是摇了摇头,你突然要搞这么个建制,我们都没有反应过来,怎么知道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而且就算有也是等咸阳国尉府那帮人来提,他们专业是干这个的。
而且羽林八校的建立也是会设在咸阳或者骊山大营的,他们所谓教授也只是挂个名,从军中抽调百战老兵将士回去教授,不可能是他们亲自回去教授。
“那就发报吧,让国尉府那些人来处理。”无尘子说道,他只是想给这些战死的英灵一个交代,毕竟就算这一次他们自愿折半军功补偿这些战死的将士家属,那也只是一时的,只有给这些战死英灵后人一个谋生的职业,才能不断的恩泽他们的后人。
咸阳城里,秦王宫,嬴政收到了新郑传来的猎鹰急讯,打开一看,现在他们最怕的就是无尘子又开口要人,他都快累死后宫了。连除了五服八竿子都达不到的宗室远亲都被他拉回来,纳入宗室了。
“老师的急报,又是要人,而且还不少,三万人。”嬴政看完急报说道。
吕不韦直接就是摔桌子,三万人,无尘子是真敢开这个口,这次是要打谁,又灭了魏国了?要这么多人!
“陈平你的科举搞出来没有,这么久还搞不出来,你是干什么吃的!”吕不韦第一反应就是甩锅,我特么没人了,所以我没人就要问管人事的陈平。
我仍未知曉變身的原因 高山侃流水
陈平也呆住了,三万人,你是真敢说,就算我把科举弄出来,也凑不出这么多人给你啊。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粉基地】可领!
李斯皱着眉,不去看嬴政,心里默念,不要看我,不要看我,跟我没有关系,你们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缭淡定的看着三人的表情,心里一阵舒坦,最喜欢的就是这种时刻了,看着你们苦大仇深的样子,我就特别的开心,让你们上次不讲武德,联手打我,报应来了吧,三万人,我看你们去哪弄来。不过为了防止再次挨打,缭默默地躲到了柱子后边偷窥。
嬴政扫了一眼,居然没见到缭,但是却是看到柱子后边冒出的长冠,然后扫了吕不韦等人一眼开口道:“这次不是找你们的。”
“呼~”吕不韦,李斯和陈平都是送了口气,不是找我们的就好。于是都看向嬴政,不知道这次又是找谁要这三万人。
“国尉大人,出来吧,是给你的。”嬴政开口说道。
缭呆住了,但旋即明白过来,这肯定是找自己的,整个秦国的官员加起来都没有三万,怎么可能是跟吕不韦他们要人,能拿出这么多人的也就军中了。不过三万人而已嘛,有啥的,我蓝田大营啥没有,五万大军还是能拉出来的。
所以缭很淡定的走出来,看了吕不韦等人一眼说道:“不就三万人嘛,有什么的,瞧你们一个个没出息的样子。哪有一点大臣风范。”
金穗田園
嬴政表情有些怪异,你确定这三万人你真的拿的出来?你要能一个人把这三万羽林卫搞出来,你可以和孙武并列武庙了。
锦绣仙途,第一炼器师
寵妻成癮:傲嬌江少太撩人
“那要不五万人?”嬴政开口道,是你直接说的,寡人可没逼你,想想五万的寡人私军,大秦第一军,寡人都有御驾亲征的念头了。
缭一愣,你这是在搞事情啊,真的想把我辛苦训练出来的大军全都抽调走啊,不过我是谁,我可是国尉缭,有了纪念碑的存在,老子不差新兵,练一练又能拉出来。于是大气的说道:“五万就五万,什么时候要?”
穿越之御医
吕不韦和李斯都是看向陈平,你看你,人家还能自己往上加眼都不带眨的,我们怎么就因为你,人都不够用,我养了十几年的门客有一个算一个都丢出去了,结果连个水花都看不到。
“国尉大人,记住你说的话,你们也都记住啊。”嬴政看向缭,又看向吕不韦等人说道。
缭瞬间背脊生寒,不对劲,肯定有诈,不会是要三万铁鹰锐士吧,卖了我也养不起这么多铁鹰锐士啊。
吕不韦等人也反应过来,无尘子要的人能那么简单?如果是缺少兵源,就无尘子那种越打兵越多的打法,随便去蹭蹭就出来了,用的到深入咸阳要人?
偏愛
“相国大人,吃瓜!”陈平很配合的送上了大长秋送来的新鲜瓜果,这大冬天想吃上些新鲜水果可不容易,都是从蜀地和百越千里之外快马鸿雁送来的。
“真甜。”吕不韦和李斯都是淡定的坐着啃着瓜,然后看着正在看密函眉头越皱越深的缭,越看是越开心。风水轮流转,今年终于轮到你了。
“我先走了。”缭看完密函然后行礼说道,这简直不是人,抽调整个秦国所有兵法大家集中教授战技兵法,这个老子可以做到,但是你在看看后面都是啥?
模仿匈奴的射雕手训练射声营,模仿赵国的武陵铁骑训练胡骑,模仿魏武卒和齐技击士训练步武营,你咋不上天呢,还有你都是这个标准了,你倒是把长水营的模仿对象说出来啊,还给我来个留白。
我就是嘴贱,三万人都不一定有那么多教官去教授,结果自己嘴贱,还要加到五万。你要是要十万士卒,我咬咬牙分分钟给你训练出来,结果你这三万人兼职比三十万还难训练,我还自己加到五万。
“国尉大人现在就不行了?”吕不韦笑道,虽然我们不知道密函是什么东西,但是我们知道这个瓜保熟,绝对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