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2zfl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異界小賣鋪 ptt-第927章 南天門!分享-9478z

異界小賣鋪
小說推薦異界小賣鋪
看样子是狗哥又嗅到了宝贝的味道,不过沐阳却好奇另外一件事,“唉?小七和大长老去哪里了?”
落月四下望了望,道:“或许不同时间进来,会被传送到不同地方,不用担心,他们不会有危险。”
也是,暂时来说这里一切还未明了,还是先自己行动为好。
沐阳便指着自己右手边的方向说道:“狗哥刚刚说,这个方向有宝物。”
“靠谱吗?”
沐阳拍着胸脯保证道:“放心,我在那么多秘境之中能够精准找到宝物,全靠狗哥的这副狗鼻子呢。”
落月思考片刻,“好。”
两人转身朝着右方探索,这一路上到处都是白云,若不是有狗哥不断地纠正方向,沐阳和落月怕是都要在这空间内迷路。
为了照顾沐阳,落月的速度放得很慢,两人大约飞行了一刻钟的时间,终于在这云海之中发现了一处特殊之物。
那是一座悬浮在白云上大门!
与其说是大门,倒不如说是一座石砖牌坊。
牌坊足有二十米高大,共四柱,三门,中间的门最大,两边偏门较小,整体是榫卯结构。
上面挂着一个紫色的牌匾,牌匾之上以黄金书写三字,南天门!
“卧槽?这是上天来了?南天门?开玩笑呢吧?”
沐阳还以为做梦呢,这遗迹的建造者也太会鬼扯了吧,南天门都搞出来了。
两人落在牌坊之前,细细观察,这南天门中央似乎有一层水膜,落月说其中有空间波动,穿过这水膜,估计会达到另外一层空间。
“这牌坊是无尽云海中的特殊之物,想必意在引导我们进去,狗哥嗅到的宝物,也在其中。”沐阳将自己的想法与落月交流。
落月绕着牌坊观察了一遍,然后道:“嗯,有理,进去看看。”
然而,就在他们欲穿过水膜进入牌坊之中的时候,突然一道红色光芒从门后凭空出现!
落月赶忙拉着沐阳后退,衣袖一挥,这才将这光芒消散。
紧接着,一个银色铠甲从这门中走出!
它全身都被铠甲包裹,通体银色,手中迟一柄重剑,最奇特的是,它身上没有一丝生命的气息!
落月眼神微眯,严肃道:“死士傀儡,退后。”
这区区一个傀儡,绝对有灵王境的战力,沐阳不可能敌得过,而且,不用猜都知道,这玩意儿肯定是来守护着这个牌坊的。
沐阳会意,立即退到了百米之外,静静观战。
只见落月手中挥舞灵剑,霎时间数千道剑气将整座牌坊都笼罩了。
紧接着,是持续了好久好久的咻咻咻的破空声。
叮叮当当的好一会儿,火花飞溅,待一切平静之后,落月已经将剑收了起来,而在她的面前只剩下一堆废铁。
沐阳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道:“嗐,早知道就不跑这么远了。”
本来还以为这傀儡应该也挺厉害,会让落月废一番力气,没想到直接被拆了。
神医嫡女
沐阳缓缓落在废铁旁,踢了两脚破碎的铠甲,这里面居然是空的,只是密密麻麻绘制的全是法阵,原来是用法阵来驱动的。
沐阳大手一挥,将这些废铁全都撞进了储物袋中。
無始天帝 追路
落月瞥了沐阳一眼,问道:“你收集这些废铁作甚?”
“嘿嘿,这可是绝世遗迹里的东西,你看不上眼,但是一定会有傻大个喜欢,等出去了说不定能卖个好价钱。”
别的不说,就里面的那些法阵,就足够吸引不少人了。
现在他自当该为以后做打算,去北冥帝都开店,总得有些货物才行吧。
处理完这些铠甲碎片之后,总算是没有阻碍了,两人便踏过了这层水膜,走进牌坊之中一探究竟。
原来在牌坊之后,居然是一个封闭的空间,看上去好像是一个大房子,而在这房子的中央,矗立着一座石像!
石像雕刻的乃是一位男子,从面相上看比较帅气,衣着和道袍有些相似,不过要更加花里胡哨,纹饰很多,这种衣服已经很少见了,据说是十万年前比较流行的款式,沐阳在古籍中有看到过。
他的双目遥望远方,似是有些愁绪,又像在思念着什么。
他的双手握着一柄长剑抵在地上,而这把剑,不是雕刻的一部分,而是真正的灵器!
从上面的纹饰判断,居然是一件天级灵器!
落月一进来,注意力就放在了这石像上,至于那把剑,还入不了她的法眼。
沐阳绕着石像转了一圈,啧啧道:“还挺帅的,这人是谁啊,该不会是这秘境的主人吧?”
落月与之对视了一会儿,完全没有搭理沐阳,她那认真的模样,搞得沐阳还以为这不是石像,而是真人呢。
片刻之后,落月道:“应该是,此人气质绝佳,乃绝世强者,修为深不可测。”
凡塵殤 冬螢
仅仅是看个石像就能看出一个人的修为?沐阳觉得这也太扯淡了吧?
盜情
要是他也装成这副逼样,是不是也能让人误以为是强者?
得知沐阳的想法,狗哥无语道:“呵呵,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强者的气质,绝不是你能模仿的出来的,那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气质,绝世强者,睥睨天下,有王者风范。”
“嘁,我怎么就看不出来,他比北冥大帝还厉害吗?我感觉他还没有大帝有气质呢。”
青衣舞之杏花天影
落月无语地看了沐阳一眼,道:“大帝岂能与他相提并论?要不然也不值得我来此秘境了。”
沐阳耸了耸肩,不再反驳,反正跟他没有关系,争论这个没有意义,“这房间里有什么秘密吗?”
落月指着那把剑说道:“就是这剑,拿着吧。”
沐阳眼睛四处乱瞟,小心翼翼地问道:“额,直接过去拿吗?会不会有危险?”
隱婚甜如蜜:首長,晚上見
“不知道。”
“……”
好家伙,都不确定是否安全,沐阳才不会傻到直接去拿呢,他拿出了自己的血眼魔刹,右臂一震,将锁链甩了出去,拴在了灵剑之上,猛然一拉,长剑便到了他的手上。
然后沐阳拿着长剑一动不动,连呼吸都紧张地停止了,他在等,等待是否有变化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