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na9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討論-第二百一十一章 一顆名爲希望的種子【求訂閱】-epdeg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弄玉终究还是去见紫女了,正如无尘子说的,不去才是真的有问题了。就凭她们是一起长大的,如果明知紫女有危险还不来才是真的值得怀疑她是不是另有目的了。
“人之常情罢了。”无尘子叹了口气,他也想在这个世界有这样的羁绊,可惜,除了少数几人,他都没有。
“你不跟去看看?那可能是阴阳家的上代大司命。”白仲说道。
无尘子摇了摇头,他有另外的事情要做。
新郑城外的小木屋里,卫庄一身的白布缠绕,两个黑衣麒麟服的人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一语不发。
卫庄缓缓醒来,第一时间就是摸向身边的鲨齿,发现剑还在,也是松了口气,才开始看向两人,眉头微微一皱。
壹樹櫻花雨
“隐家前辈,墨玉麒麟!”卫庄看着两人,终是认出了两人的身份。
“咳,你醒了?”隐家高人开口咳了咳说道。
卫庄看着两人并不说话,不知道这两人把自己带到这里来是想要做什么。
“你想杀姬无夜?”隐家高人问道。
卫庄眉头一皱看向他问道:“前辈能破了姬无夜的横练功夫?”
“这世上能破横练功夫的可不仅仅是无尘子的太玄剑气,我们隐家也有这样的剑术。”隐家高人说道。
“我需要付出什么?”卫庄看着他,即使这么近也根本看不清黑袍下潜藏的面容。但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要得到就要有付出。
“什么也不用,他会跟着你,你只需要做的就是在这乱世中保全他的性命。”隐家高人指向墨玉麒麟说道,即便是这样,连手指也是笼罩在一阵迷雾中。
亘古守护者 未朗
“就这么简单?”卫庄皱了皱眉,他不信凭借隐家的实力会没法在乱世中生存。
“咳~”隐家高人又是一阵咳嗽,才缓缓开口说道:“我们得罪了道家,得罪了秦国,只不过是现在道家弟子都在执行第五天人道令没有腾出手来罢了。”
卫庄点了点头,不仅是隐家,包括他的师父鬼谷子在道家腾出手来后,这都会被道家找上门来清算。
“前辈是受伤了?”卫庄看着隐家高人问道。
重生之公爵的私寵
“你以为无尘子的道经之龙是那么好接的吗?”隐家高人苦笑着说道,他也以为他能抗住道经之龙,结果他发现他想多了,无尘子的那一掌直接将道经的大道文字全部打入了他体内,除非他能通读道藏,将这些大道文字一一驱逐,否则这些文字就会一直存在他体内,破坏他的生机,比阴阳家的阴阳咒印还要难缠。
卫庄摇了摇头,道经之龙他也是第一次见,全天下也只有无尘子一人会,所以具体威力如何他也不知道,但是一个天人极境中了都要被重伤垂死,可见其之恐怖。
“我不需要你们替我报仇,技不如人死而无憾,能见识到道经之龙也算死得其所了。”隐家高人说道,他本是打算带着墨玉麒麟去找还禅家的,但是刚到新郑他就发现他已经撑不住了。
正好遇到了卫庄,所以选择救卫庄一命,毕竟比起追杀他们,道家肯定更想杀鬼谷子,因此他才打算把隐家最后的传承者墨玉麒麟交给卫庄,让鬼谷去跟道家玩,也算是给墨玉麒麟一个庇护。
卫庄也明白了隐家的打算,毕竟隐家一直都是一脉单传,根本玩不过道家,所以只能庇护在同样是道家死对头的鬼谷之下。
“无尘子来了,你们走吧!”隐家高人转身看向远处说道。
最強全才
墨玉麒麟一言不发,跟着卫庄直接离开。
“你不担心他?”卫庄看向墨玉麒麟皱眉问道。
穿越之庶難從命
墨玉麒麟摇了摇头,开口道:“我们在,他会死,我们走,他可能活。”
卫庄皱了皱眉,有些不理解墨玉麒麟的想法。
“我不是第一次见无尘子了,他跟以往的道家人都不一样,他没有人性。如果我们在,他因为自己没了修为就会感受到威胁,会毫不犹豫的让六剑奴杀了我们。”墨玉麒麟解释道。
卫庄皱了皱眉,虽然不知道墨玉麒麟为什么会这么说,但是仔细想想,如果是自己,也会是跟墨玉麒麟说的一样,第一时间将威胁杀掉。
“隐家前辈,好久不见。”无尘子抱着北落师门,少司命跟在他身边,六剑奴也是分列四周,将隐家高人围在中间。
“隐家隐修,见过无尘子掌门,想不到在死之前还能见到无尘子掌门。”隐家高人隐修说道。
—————
“后悔吗?”无尘子沉默了一阵才开口说道。
隐修摇了摇头,道:“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对错,只有结果,所以我并不后悔被鬼谷子蛊惑去夺你的大道,只不过我失败了,结局就是死亡。无所谓后不后悔,再有一次这样的机会,我依旧会去。”
无尘子点了点头,是非对错都是人来订的,赢的人什么都对,输的人什么都错。自然也就无所谓后不后悔,既然选择了,无论结局都只能自己去认。
“还有什么心愿未了么?”无尘子开口问道。
爭隋 虎賁氏
隐修抬头看了他一眼,才缓缓的道:“虽然知道不太可能,但是还是希望道家能够放过隐家一脉。”
无尘子看着他,然后点了点头道:“可以,道家不是公羊学派。”
隐修点了点头,然后开口说道:“鬼谷子说过,你的大道很大,大到只要你死了,大道散了,诸子百家无论是谁,都有可能从中得利,所以我想知道你的大道是什么?”
魔代雙英
无尘子摇了摇头道:“恐怕要让前辈失望了,早在你们来之前,我就已经将自己的大道给挖了出来转交给了别人。”
“咳~”隐修有些难以置信,即便是父母也不见得有人愿意把自己的道挖出来交给孩子。无尘子居然在他们到来之前就已经把大道挖了出来交给他人,那又是什么人能够接的住无尘子的大道呢?
“秦王嬴政?”隐修开口问道。
无尘子点了点头道:“是也不是,我的道,不是一个人,一家能承受的住的,所以我把它挖了出来交给了秦王,交给了秦国。”
隐修叹了口气,连无尘子自己都觉得无法承受的道得是多么大的道,需要一国来背负,他们居然还想着去争夺,即使他们能拿到大道遗蜕,恐怕也会即刻遭到天地摒弃。
“现在我突然有些后悔了,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儒家掌门从不来不出小圣贤庄,会为了保你离开小圣贤庄。现在我明白了,也终于知道你们为什么能成为当世大家。”隐修说道。
“其实我并不想杀你们的,真的。”无尘子说道。
“可是你还是动手了。”隐修说道。
“动手的并不是我,你信么?”无尘子开口说道。
隐修想了想然后道:“是那四把剑?”
无尘子点了点头道:“是神剑天丁在动手的,一开始我也想不明白,我修炼道经以来,从未入魔过,但是自从接触了神剑天丁以后,就开始了频繁的进入了无我之境。我以为是因为道经,直到最近,我才明白,神剑天丁之中有着灵,在潜移默化的引导着我。”
隐修点了点头,道:“神剑天丁是曾是人王之剑,但是历代执掌天丁的人王都没有一个能够寿终正寝,铸家先祖欧冶子也曾说过,但凡剑灵都是亦正亦邪。神剑天丁曾被斩断,所以剑灵神性的一面恐怕也因此被斩断。”
“道经之龙我可以收回,但是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无尘子开口说道。
隐修愣了愣,沉默了一阵,然后开口道:“第五天人道令?”
无尘子点了点头道:“道家终究人手不够,有些事,有些东西,你们隐家更加合适去做。”
隐修想了想,然后开口道:“恐怕并不容易,你们道家,秦国,公输家和秦墨一派,倾巢而出,都没有把握做的事,我们隐家参与进去,稍有不慎,恐怕就会死无葬身之地吧。”
无尘子点了点头道:“秦国想要覆灭六国,而我不希望秦国继续开启歼灭战,所以,我希望你去替换了李牧,将李牧绑回太乙山。”
“赵国武安君李牧?”隐修皱了皱眉,且不说李牧的修为如何,单是在万军之中想带走李牧,根本就没有这种可能。
“李牧在,赵国上下就不会投降,到时必然是与秦国战至山河破碎,千里枯骨,这不是道家要的,也不是我们执行第五天人道令的初衷。”无尘子说道。
“秦国不打算再打歼灭战?”隐修皱了皱眉,如果不打歼灭战,秦国想要覆灭六国简直难如登天,因为这些士兵放下了武器是民众,拿起了武器又将是士兵。
“若非万不得已,秦国不会再开启歼灭战。”无尘子说道。
“能告诉我,你们到底在做什么吗?”隐修已经隐隐猜测到道家和秦国想要做什么了,只是这让人难以置信,甚至想都不敢去想。
“为这个天下,为这些百姓埋下一颗名为希望的种子。”无尘子说道。
隐修点了点头,拱手一拜,而后又是对着天空一拜,他知道为了这个名为希望的种子,定然已经有无数的道家弟子,秦国秦人为之付出了生命,这些人是值得他一拜的。
“我尽力吧,李牧的修为绝对比我只高不低,能不能成功我也不确定。”隐修说道。
“李牧是赵国武安君,但是我更敬重的是他抗击匈奴所做的一切,所以我相信他也不是那种心中只有家国,没有天下的人。”无尘子说道。
“如果你拿不下他,就把这个交给他,若是他还是不愿跟你走,就用它吧。”无尘子说道,将一个卷轴和鹖冠子留下的鸟羽递给了隐修。
“这是?”隐修看着鸟羽,没有接过,因为他居然从这根翎羽上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
“师父留下的一根翎羽,其中有一道他全力一击的剑气。”无尘子说道,他也不希望隐修用上这根翎羽。
隐修点了点头,普天之下恐怕也没有谁能接下鹖冠子的全力一击。
无尘子坐到了他身后,手掌贴在他背上,将道经之龙打入的大道文字一个个的抽了出来。
隐修吐出来一口黑血,运转修为,瞬间感觉到了舒畅,但是留下的暗伤还需要慢慢的去修复。
“你不怕我杀了你?”隐修看着嘴角也溢出鲜血的无尘子问道,没有修为抽回道经之龙,无尘子现在恐怕受伤比他还严重。
无尘子逼着眼睛没有说话,但是隐修却是看的出来,即使道经之龙是无尘子打出的,现在也依旧在反伤着无尘子。
“答应过的事我会办到的。”隐修将鹖冠子的翎羽留了下来,拱手一拜,只带走了无尘子交给他的卷轴。
“噗~”隐修刚走不久,无尘子直接喷出了一口鲜血,大道文字将他环绕,不停的冲击着他的身体。
少司命见了急忙坐到他身后运起修为帮他压制住这些大道文字。
星鸿也是一样,运起修为一指点向他的眉心,帮他护住周身。六剑奴则是在四周警戒守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