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mu41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穿書後我成了富婆 起點-第160章 要在夢裏想我分享-fdb94

穿書後我成了富婆
小說推薦穿書後我成了富婆
深夜,蓝阳阳躺在床上,眼睛瞪的像铜铃,一点睡意都没有。
直到现在,她都觉得像是做梦一样,骆森择居然恢复正常了。
她太开心了。
翻了个身,看着支临冥已经熟睡,伸出手指头轻轻点他的鼻子,像个顽皮的小孩。
外头传来沉闷的雷声,夏日的夜里,总会有那么几场雨格外大,格外吵。
支临冥被吵醒,轻轻握住她的手指头,轻咬了一下。
蓝阳阳轻笑出声,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忽然响了,想要抽回手,他却握着不松。
“接电话。”她娇嗔道。
支临冥还是没松,起身把手机拿了过来。
一看是骆森择打来的,他不悦的蹙眉,懒懒的接听。
“开免提。”蓝阳阳小声提醒。
紧接着,就听见骆森择的哭声:“呜呜呜,胖姐姐,打雷了,我好害怕睡不着怎么办?”
蓝阳阳脸色一顿,他不是恢复智商了吗?怎么又倒退了?
“小骆,你怎么回事啊,你不是……变成了一个正常人了吗?”她实在想不通,怎么骆森择还是这幅样子,难道自己只是做了个梦?
这时,又是一个响雷,天空如同裂开了一般,那巨响让人害怕。
吉祥娘
紧接着,就听见那边的骆森择在哇哇大哭:“胖姐姐,我好害怕,你快来保护我,小骆需要你……”
有那么一瞬间,蓝阳阳感觉他在演戏骗自己,可这么做,他能得到什么好处呢,不累吗?
“小骆,先别哭,先听姐姐说。”蓝阳阳逐渐冷静下来,温柔的安慰他,“现在外边下了很大的雨,我没法过去,明天我去看你,好不好?你现在让护士姐姐给你讲故事,行吗?你床头有一个白色的按铃,按一下护士姐姐就会过来了。”
骆森择有点失望,但他还是很听话的,强忍着眼泪说:“好,我都听胖姐姐的。”
“拜拜,晚安。”
“胖姐姐晚安,要在梦里想我哦。”他软萌的说了一句,然后挂掉了电话。
蓝阳阳看着天花板,眨了眨眼睛,忽然掐了一把支临冥,问:“疼吗?”
“不疼。”
她又掐了一把自己。
腐朽的愛情
卧槽!好疼!
“我不是在做梦。”蓝阳阳喃喃道,立刻坐了起来,一脸迷茫。
“睡觉。”支临冥搂住她的腰,强行让她躺下,“别想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步生蓮:棄妃艷殺天下
死亡禁忌 冷潮
“我睡不着。”
“那我帮你。”
在支临冥的帮助下,蓝阳阳累的动不了,终于陷入了沉睡。
一夜好眠。
壹世寵溺:雙面首席清純妻
醒来的时候,艳阳高照,蓝阳阳感觉浑身酸痛,不想起床,在床上打了个滚,抱着被子又眯了一会。
理智逐渐回笼,猛然想起了夜里骆森择的那通电话,顿时精神了起来,立刻起床洗漱,吃了早饭之后就去医院。
支临冥开车载她到医院,他倒也想看看这骆森择,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进了病房,有护士在给骆森择量体温,他看起来和昨天白天没什么异常,目光清明,举手投足是个正常的成年人。
等护士走开,蓝阳阳走近他,问道:“小骆,昨晚你怎么回事啊?”
“昨晚?”骆森择一脸茫然,“怎么了阳阳?”
他说着,目光落在了蓝阳阳的身后支临冥身上。
以前看他,是以一个小朋友的目光,那会儿觉得他是个冷冰冰的大人,模样总是很凶。但现在一看,支临冥身上有股傲世一切的冷漠,这冷漠中还藏着狠厉的锋芒。
“你不记得了吗?”蓝阳阳接着问道,“昨天晚上打雷下雨,你打电话给我,说害怕睡不着,跟以前一样,还是个小朋友的样子。”
骆森择看着她,然后摇了摇头,“我不记得了,我醒来的时候就躺在医院里,我并没有给你打过电话。”
“怎么可能!”蓝阳阳不信,拿过他的手机,打开通话记录,“你看,夜里十一点,你给我打了电话,我们说了足足五分钟!”
骆森择的眼睛瞪圆,“是真的?可是,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不会吧?”蓝阳阳不敢相信,摸了摸他的头,好好的,没坏啊。
支临冥已经叫来了医生,把昨晚的情况复述了一遍,然后骆森择被推走做了检查。
检查的结果并不满意,因为没查出有什么毛病。
“医生,怎么没查出毛病来呢?我觉得他肯定有毛病!”蓝阳阳非常坚定的说。
医生也有些尴尬,“也许,以目前的医疗水平,并没有办法解释这样的情况,原本他恢复智商这件事,就属于是医学奇迹了。不过你也放心,他现在的身体一切正常,我们也会做后续的观察治疗的。”
蓝阳阳叹气,“那还得多麻烦你们医生多费心了。”
“不碍事。”医生客气一笑,先去忙了。
骆森择坐在病床上,他看着蓝阳阳,露出一个阳光的笑容,说:“阳阳,我现在身体很好,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或许只是昨晚被雷声吓着了,才会那样的,几天就没事了,所以你别担心。”
他笑起来的时候,如同金灿灿的阳光洒落满地,而且目光始终温柔的注视着蓝阳阳。
有那么一瞬,支临冥有了危机感,并缓缓抬手,搂住了蓝阳阳的肩膀,以示主权。
看到那个动作,骆森择眸光一暗,但依然笑着:“阳阳,我有点饿,能不能帮我买点吃的?”
他知道蓝阳阳肯定不会拒绝。
蓝阳阳果然一口就答应了,说:“好啊,你想吃什么?”
“肉包子吧。”他笑着说。
支临冥在他的笑容中感觉到挑衅。
他轻哼一声,牵着蓝阳阳的手离开。
骆森择没能等到蓝阳阳亲手送来的肉包子,因为她已经被支临冥带回家了。
见到徐助理的时候,骆森择失落的很,但还是露出礼貌的微笑,“徐助理,怎么是你?”
緣劫塵 綰阡
零落成尘
“蓝小姐被带回家了,她还有其他事情要忙。”徐助理答道,“这是肉包子,中午你想吃什么,可以告诉我,我会送来的。”
“谢谢你。”骆森择接过来,迅速低下了头,怕被看见自己眼眶红了的样子。
他自嘲的笑了笑,智商都恢复正常了,怎么还跟以前一样,喜欢哭鼻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