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aqq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第730章 範天雷失蹤【求訂閱】分享-6l9qs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
小說推薦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
幸亏安然并没有受到其他伤害,只是精神很紧张,变得很没有安全感,秦渊让安然就在医院陪着外婆,他还有一些事要解决。
回去以后秦渊敲开小英家的门,小英此刻手上包扎着纱布还渗血,脸上还挂着泪珠可怜兮兮的隔着一道防盗门看着秦渊。
秦渊知道这个小姑娘很不简单,根本没有理会她这一套“你那个爹呢!”秦渊回想一下事情的整个经过,她一个小姑娘,还是个瘾君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打晕安然,最主要他砍了她女儿的手指,竟然就这样忍下了,绝对有问题。
过几天秦渊他们就要回去了,这种人还留在外婆的隔壁,太危险了,此时小英摇头表示不知道,眼神却不时的向房间内瞟去。
秦渊一脚踢开防盗门,小英吓得的大叫,往后面退去,觉得这个人比那些高利贷的人还恐怖,这个时候右边卧室的门突然打开,小英的爸爸直接提着刀从卧室冲了出来,今天抬起脚把刀踢飞,又一拳打了上去。
小英的爸爸躺在地上喘着气,秦渊走过去一脚踩在他的胸口“你们这对父女演的可真好,亏得安然的外婆对你们那么关心,你们就是这样回报她们的?”
“呵呵,凭什么?凭什么他们过的那么好,而我和我的女儿就要每天为了活下去而奔波,我也只是想救我的女儿!”
“你这种人还真是无可救药啊,真的是农夫与蛇的故事,不过我可不像安然她们那么善良,我这种人一向是有仇必报!”
然后直接提起男人的手,咔嚓直接打断了,男人在地上痛苦的大叫,小英也跑过来跪着求饶。
“我只有一个要求,之前的都不计较了,我不想再让安然的外婆看到你们!”
秦渊从小英家出来,又直奔医院,小英一家人虽然很可怜,但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没有丝毫人性,尤其是安然的外婆突然倒下的时候,还有安然,如果她们真的出了什么事,就算杀了小英父女两人,那也弥补不了。
安然和外婆有说有笑的,看上去心情好了不少,秦渊走进去安然递过来一个削好的苹果“小英怎么样了呢?虽然这事情和她脱不了关系,但他也是个可怜的孩子”
皇室小嬌萌
“嗯,没事的,因为她只是让人来带走你,并没有参与实际的行动,警察也是做了登记,虽然我们这边不追究,那也没什么影响。”
主神的自我修養 萬木春
“那就好,要不然这孩子真的要毁了。”
秦渊看着安然的善良,摸了摸她的头,他并不想告诉安然事情的真相,那就最后那些肮脏的真相,那就由自己来承受。
电视新闻上播报着警方在热心群众秦先生的帮助下捣毁地下非法贩卖人口组织,逮捕162人,就出被害群众27人,这也是秦渊的要求,只要安然平安回来就好。
外婆也差不多恢复一起出院,回去以后才发现对面小英家已经搬家了,秦渊笑着提着东西说:“可能是他们家觉得有些对不住安然,所以就搬走,避免见面太尴尬。”
秦渊这边的假期也到了,带着安然两人一起回军区,经过这几天的调整,安然也算恢复了过来,毕竟在军区里面,承受力要比一般人好。
秦渊回去以后找到高世巍打听龙小云的情况,还是没有任何消息,这几天也没有任务,每天也就是训练,庄琰那边打电话来下想让范天雷有空的话他那边拍戏可以去客串一个角色。
最甜的不是瑪奇
李二牛羡慕的说:“哎呀,范队这要是一拍成大明星,那可就火了。”
“我说李二牛你丫的,你上去在说啊,踩我肩膀上你发什么呆!”说话的正是何晨光,情愿带着众人正在进行障碍训练,两人配合过障碍。
高世巍这边是给了范天雷五天的假,部队都是非常严谨的,什么时候假期到了,必须回来,当时走的时候他还说只要三天就够了,没想到五天过去了还没有回来。
秦渊觉得不对劲,别人就算了,范天雷对自己要求非常高,更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他的电话也是关机状态,打电话问了庄琰,结果那边说三天前范天雷就已经回去了。
那加上今天范天雷已经失踪两天了,难道是被绑架了?秦渊马上向高世巍报告了这个情况,以范天雷的身手一般很少有人能威胁到他,高世巍马上派秦渊带领着红细胞小组和战狼小分队出发。
纪元黎明
秦渊他们调看着一路监控,范天雷从庄琰那边出来以后就上了公交车准备去火车站,没想到离火车站只有两三个站的时候,公交车坏了,车上的乘客都走了下来,有三个农民工模样的男人,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范天雷,还帮他们提东西下来。
前面都还正常,这个时候一辆面包车停在了路边,一个黑衣服戴着墨镜的男人下来说着什么,接着那三个农民工上车了,范天雷也上了车,只是上车前转过来,对着路口的监控看了一眼。
这辆车是个套牌车,七拐八拐的监控也就没拍到了,范天雷是自愿上车的,但是他最后看监控这一下,应该是给秦渊他们留下了什么信号。
秦渊他们马上到范天雷上车的路口查看情况,王艳兵在旁边的绿化带里面发现了一张人民币,上面写着“黑中介,农民工。”应该是时间来不及,他只写下这六个字,难怪他跟着上车,原来是发现有黑中介骗农民工去打工,所以他也跟着上车。
可是到现在已经过去三天了,范天雷到底在哪,警方那边也在配合着,全市调监控协查,但是还是没有一点消息,王艳兵急得在屋里转来转去。
一直没有消息不是办法,随着时间的流逝,范天雷那边的处境就会越来越危险,所以打算换上便装带上王艳兵,何晨光,李二牛几人,冒充务工人员,看看他们会不会出现,因为人太多目标太大,剩余的人先留守。
秦渊一行四人背着行囊从范天雷失踪的地方开始步行,不一会有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开了上来,里面的男人伸出头“几位兄弟,你们是不是要找工作?我这里要招人!”
情秦渊看了一眼,就是那天带走范天雷的男人,便假装说:“我们已经和外省的老板联系了,要去那边打工,这里找不到钱。”
“兄弟,那你可算是遇对人了,我们那边厂里招人,只要有手有脚都可以,供吃供住,一个月八千,去不。”
李二牛也出来说:“这么高啊,大哥那咱们就去嘛!”
“好的好的,我给那边的老板打个电话,我们不去了,就去他们这边,他们这边工资高!”
老師,太給力 葉落無心
男人听到几人要去马上高兴的下车,帮他们提行李,今天这边打电话给了留守的人,主要是让他们跟上这辆车。
几人跟着上了车,一路上男人非常热情,还给秦渊他们发烟发水,男人一直诱导着秦渊他们喝水,秦渊笑了笑假装喝水,知道肯定里面有东西,几人喝下后假装靠在椅子上睡觉。
男人开始试探的喊着几人,见几人已经没了反应,打了个电话“大明,叫兄弟们出来掩护,搞到四个人,哈哈哈!”
不一会旁边开来两张大货车,这两辆大货车把那张面包车夹在中间,难怪在监控中找不到这辆车的踪迹,在这两张大车的掩护下,面包车上了高速,又下了旁边的一条小路。
七绕八绕的,到后面就没有什么车辆了,后方跟踪的人也只能先停下怕被发现,可是没想到再跟上去的时候,那三辆车就那样不见了,周围有好几个村子,没办法,大家只能挨个寻找。
这边的秦渊众人随身面包车的颠簸到了地方,几人被拖下车丢在地上,一个男人走出来笑嘻嘻的发着烟“你小子这次眼光不错,这四个人看着比较强壮,是干活的好手,上次搞来的都是些老弱病残,干不了多少活还他妈要吃饭!”说完递了一个信封给男人,里面的金额数量不小。
这个时候秦渊从地上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环顾四周是一个矿厂,有不少拿着铁棍和鞭子的看守。
“咦,这小子怎么就醒了?看来下次药量要加大了,你们几个还站着干啥,过来把他捆上!”
秦渊跳起来瞬间解决了走过来的两人,那几个打手也拖着铁棒冲了过来,旁边的那个男的大叫着:“妈的,哪来的野小子?给老子打死他!”
不一会儿秦渊便解决了这几个人,坐在刚才还叫嚣的男人身上,男人牙齿被打掉,嘴角还有血迹,秦渊踢了踢旁边的李二牛“喂,你们这几个臭小子,还不打算起来,要睡到过年吗?”
—————
这个时候李二牛缓缓的站起来“这不是让秦队先耍耍威风嘛,这些杂毛哪还轮得到我们出手?”
男人恶狠狠的说:“你们走不出这个村子的!”
秦渊又给了他一拳,男人才没有说话,王艳兵他们起来打开面前的一排板房,里面有十几个男人,身上都脏兮兮的,骨瘦不堪,可是这群男人看到秦渊他们并没有很惊喜,反而还有些害怕。
这群人中并没有范天雷,这个时候秦渊看到之前监控中出现的农民工“之前和你们三个一起来的那个人呢?”
那个农民工只是摇着头“跑不出去的,我们跑不出去了,放弃吧!”
李二牛也觉得奇怪,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而且是很多人,院子里不一会来了很多村民,那些村民手里都提着棍棒,锄头,气势汹汹的看着秦渊他们。
秦渊出来大声说:“各位老乡,你们这是要做什么?我们是炎军,来解救这些被黑工厂坑害的无辜人员!”
这个时候前面带头的一个年轻人跑到刚才被打的那个男人身边“炮哥,他们是炎军啊,军区的,这个怕是不敢打吧!”
邪狂戰妃
那个炮哥没了一颗牙捂着嘴肿脸肿的老高“妈的,不管了,他们才有几个人,你们怂什么大不了全杀了,拖后面埋了,而且现在事情已经暴露了,他们出去了,大家都跑不了!”
看着那些村民被这炮哥几句话一说,有人开始蠢蠢欲动,想上来动手了。
“秦队,这次怎么办?这里太落后了,根本没有普法意识,这些村民我们打还是不打啊?”
今天没有说话,直接朝着那个炮哥走去,炮哥不断的向后退,煽动者那些村民让他们上,这时候有两个村民按耐不住,抬起手中的锄头,秦渊看了一眼,一脚直接把锄头踢断“如果你们再不听劝下次断的就是你们的手脚!”
那个炮哥被秦渊一脚踢飞在门上,那些村名知道他们是炎军,而且刚才秦渊的身手还那么厉害,一时间大家都不敢上手。
“前几天你们带回来了四个人,除了那三个农民工,还有一个人呢?”
“他也是想反抗,被……大家打一顿捆了丢地窖里面。”
地窖上面压着一块巨大的石磨,秦渊直接一脚踢开,李二牛他们赶紧下去看范天雷的情况,这个时候剩余的队员也带着警察赶到,警察看着这么多人还拿着武器,举起枪鸣枪示警“所有人!看下武器抱头蹲下!”
李二牛把范天雷从地窖里面背上来,此时他头上的血迹已经干了,整个人陷入昏迷,众人赶紧先送范天雷到医院。
恶魔总裁别追我 石头剪刀布
异能高手 空神
英雄联盟之为你而战
据那个炮哥交代范天雷才来就直接动手,但是他们人多,那些村民也来了,范天雷正在规劝这些村民就被那些打手从后面打晕,然后捆好后直接丢在地窖里面。
他们这里是一个黑矿厂,这个村子很偏远,也很贫穷落后,矿厂招人干活还要出钱,这群人就想到用高工资把那些农民工哄骗来,然后关押在这里每天干活。
交錯的時空遇見妳 久病成歡孤獨成癮
之前也有反抗的,这些人下手不知道轻重,把他打死了就丢在后面掩埋,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慢的也有了组织,有专门物色拉人来的,然后配合打掩护的,还有看守干活的,那些村民也被洗脑成为帮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