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zgw6好看的玄幻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起點-第二百四十九章:福園酒樓展示-qt7yl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滨海城市,正午,12:10分,小雨。
下了出租车后掀起外套盖住脑袋一路小跑,路明非头也不抬地冲进了路边福园酒楼的大门,在迎宾小姐都没来得及招呼的情况下,闷头就冲上了楼梯直奔二楼,楼道间端着菜盘的服务员里一阵鸡飞狗跳,险些把烫油泼在了这个冒进赶着投胎的小子身上。
匆匆上了二楼,站在热闹的餐厅中,路明非四处张望了一下后眼睛一亮,奔着角落的包厢区就跑了过去,但在推门前迟疑了一下,看向包厢的窗户,只可惜里面拉着窗帘看不见任何人。
路明非思考了一下还是把动作放缓了下来,轻轻地把福园酒楼“雨”字号包厢的门隙开了一条小缝,贼头贼脑地往里面探头…结果还没看清楚什么就撞在了正要拉门走出来的徐淼淼肚子上,球儿似的一身好肉差点直接给路明非弹倒在地上坐着,对面也是一阵哎哟痛呼直嚷嚷何人打的铁头功…
包厢的门彻底打开了,热闹的气氛从里面传了出来,挺大的包厢里面坐满着高二(1)班的学生,也都是路明非的同学们。他们坐在两三张圆桌上整齐地转头看向这边,在见到路明非后都不由挑了挑眉毛,看这男孩的神情像极了上街买菜的家庭主妇看见了菜摊边上一根晒久了的芹菜…
“路明非?怎么来这么迟啊,来我这边坐。”坐在三号桌桌边的陈雯雯看见门口的路明非后起身打招呼,又抬起椅子向边上的赵孟华挪了挪,空出了一个位置来示意他坐下。
“路上有些堵车,不过现在不也还没到十二点半吗?大家怎么来这么早?”路明非见自家文学社社长如此抬爱,连声跟徐淼淼道歉后,一溜小跑就朝向自己的位置拱了过去。
坐在旁边的女生不免被路明非这个热情劲儿给骇到了,下意识又朝着边上挤了挤,空出来的位置少说坐两个路明非都足够了。
“之前大家在群里聊了会儿天,赵孟华说吃饭前不如先去海棠公园逛一下街,我们几个就提前出门了,逛完街后就直接坐地铁早些到了这里。”陈雯雯解释说。
“我怎么不知道这回事儿?”路明非瞅着桌上的人,每个人都低头玩着手机没空搭理他。
鸿蒙之位面道尊 情哥哥我要
“你早上又睡懒觉了吧?我们聊天的时候比较早。”
“喔喔。”路明非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他今早的确又睡懒觉了,暑假里的他总是会进化成昼出夜伏的夜间生物,每逢晚上就偷摸着溜去网吧上网,卡准十二点的门槛十块钱就可以通宵一晚上,是平日上学时候享受不来的皇帝待遇。
“人都到了多少了啊?”桌上徐淼淼没讲究地拿筷子敲了敲玻璃杯吸引了桌上玩手机的同学们的注意。
“班上四五十个人今天也就到了二三十个吧,大部分都趁着暑假去旅游了,不少在假期里也得老老实实上补习班,老大不也趁着这段时间报了几节课吗?”有人说。
總裁老公太霸道 笑紅顏
“土狗,老大那叫课吗?那叫修身养性,别人报的是奥数班和英语班,老大报的可是高尔夫球课和花滑班!那种课想什么时候上都可以,摆谱一点的还能让老师上门教你。”又有人说。
“你家有溜冰场和高尔夫球场啊,还上门教花滑和高尔夫?”路明非在内心默默吐槽了一句,只可惜没敢真正把这话说出口,有些话心里想想可以,说出来可是会得罪人的
赵孟华算是他们班上男生里的台风眼…说不定女生里也是,班主任眼里的当红炸子鸡,听说最近有考虑弃考去试试托福,说不定高考直接免了出国就留学,三四年后回来就是海归随便在大企业当高管。
有前途的学生总是被人看好,而像路明非这样的人当然就属于看好别人的一类里,他给自己倒了杯苦荞茶转头看向陈雯雯小声说:“我会不会挤到你和赵孟华啊?要我往旁边挪挪不?”
神秘宝宝:首席坏爹地 清澄若澈
“不用了,挤不到我们的,就这样挺好。”陈雯雯也小声地跟他说话,一嘟噜垂在耳边的头发被空调吹起来刮得他脸颊痒痒的,心里也是痒痒的,一路小跑来的暑气一下子就被这轻言细语给吹飞不见了。
什么花滑班,什么高尔夫球课?都被他置若罔闻,自顾自地沉浸在了自个儿的小喜悦中、
“兴趣班而已,比不得那些暑假还要努力的学霸,他们都是奔着国重点去的,说实在的我觉得人过得还是要轻松一些,没必要那么拼把自己逼得死死的。”陈雯雯身旁坐着的赵孟华笑着摆手。
“话又说回来,你们谁清楚林年去国外上的到底是什么大学,之前我就听他在群里说过一次,好像叫什么卡什么来着?”
“卡塞尔学院。”路明非顺口说道。
“明非记得这么清楚啊。”陈雯雯有些意外地看向路明非。
“不太难记,卡塞尔…听着就像什么东西卡塞儿里了,顺口就记下来了。”路明非讪笑着解释。
“说不定私底下网上查了半天吧?怎么,也想跟林神人一起出国留学?虽然人家家里紧张了点,但好歹成绩算得上是每次模考里顶尖尖儿的啊,老班不说过了么,你小子就算属秤砣的,林年那块千斤顶也能把我们班的平均分给顶回去!”上厕所回来的徐岩岩路过了路明非身边,狠狠地在他肩上按了两下蹭水儿报复之前吃了这小子一记铁头功的亏,包厢里的人都听见了他刻意大声地调侃,忍不住全笑了起来。
重生之互聯網霸主
路明非也在笑不过笑得很尴尬,但却没什么办法,笑到最后只能悄悄翻了个白眼,活像他被拉到教师办公室气死班主任的时候一样。
“卡塞尔学院已经很可以了,虽然我这边没查到什么资料,但不少朋友都说是一家想进都进不去的私立贵族大学,听说他们还给林年发奖学金,而且每年不低于这个数。”赵孟华抬起三根手指随口报了个猛料。
“嘶…美金?这个数?”有人吸了口凉气,“林年那小子发了啊,说不定在美国大学里已经钓上漂亮妹…”
吸凉气的哥们儿话没说完脚上就挨了一下,怒气冲冲准备瞪踢自己的徐淼淼的时候,后者只喝着茶不动声色地给了他一个眼神。
男生看过去后立马住嘴了,包厢的门不知何时被打开了,许久不见小天女拎着个漂亮的包包走了进来,一进包厢视线就像扫描仪一样划过每一桌上的每一个人,每个被看到的人都感觉毛骨悚然的抖了抖身子。
三國之竊國之賊 三七開
閃婚厚愛:墨少寵妻成癮 子夜輕語
看到最后,也就是路明非他们那一桌没找到想看见的人时,她才把遗憾的目光收了回来,转而雷厉风行地走向了最后还有位置的路明非他们那桌准备坐下来。
今天的她像个皇帝,并不是说穿着有多么奢侈显阔——小天女一向穿着都很阔,每一件小吊坠卖了都够路明非上一个暑假的通宵直到猝死了。只是她今天的气势很足,莫名的比平时还要高涨一两层楼,没有女生,哪怕男生敢跟她对视超过三秒。
异世神道崛起
“靠边儿坐。”
“好嘞!”
苏晓樯走到了路明非身边,睥睨似得看了一眼这个衰仔,她跟这小子向来有些不对路,但好歹没发展成互相不爽的坏关系,不过真要到了那一步估计也只有她不爽路明非的份儿,但凡路明非表现出不爽她的意思,一些爱打抱不平的男生就得带他去厕所聊聊人生了。
被撵驴似得赶着挪位置的路明非倒也没有不爽,给小天女让位就跟给皇后娘娘挪驾一样正常,没把他从自己的位置上赶下就得烧香拜佛了。现在只不过是搬下椅子挪个空位的事儿也不丢脸反倒是简直轻而易举,况且路明非自己其实也乐在其中,因为他这地儿就只能往身旁的陈雯雯这边挤,他何乐而不为呢?
“小天女怎么来这么迟啊,专车接送你的司机也放暑假了吗?给你挪个地儿,这里…坐?”因为能再贴近美人而心花怒放的路明非话说到一半忽然停住了,他砸吧了一下嘴陷入了沉思,因为他感觉自己说的台词之前好像听到过一模一样的…
“挪地儿就好了,别瞎献殷勤,别人看了误会。”苏晓樯没好气地坐了下去看了看周围抿了下嘴唇小声问,“他还没到吗?”
“除非他厕所能上半小时,不然早到了…”路明非挪了一副没拆封的碗筷给苏晓樯,话没说完脚丫子就被女孩的小高跟踩了一下疼得龇牙咧嘴的,立马改口说,“没到呢,没到呢,他可能迟点吧,今早才下的飞机,早上那大风大雨的你又不是没见到,过了十点雨才莫名其妙地变小了呢,不然我都出不了门。”
“这座城市的天气总是这么怪,住这么久了也该熟悉了。”苏晓樯左边坐着的柳淼淼笑着说。
“还行吧,怪不得今天没来多少人。”苏晓樯看向柳淼淼时神色也缓和了一些,可能是才艺加分和学钢琴的人性格都比较温敦的缘故,小才女在班上跟谁关系都不错包括她也一样。
“怎么,担心林年破费了?”徐淼淼嘴贱道。
“他破费又怎么了,关你什么事,不够的话我出不就好了。”苏晓樯冷冷给了他一个眼神。
“你出那能叫他请客吗?”那人气势弱了下来。
“那我不请,要不你请客?“苏晓樯又说。
“放暑假那么开心的时候里小天女还是那么扎人啊。”有人笑着缓和气氛。
“无关人员别插科打诨。”苏晓樯没好气地看了说话的人一眼,不过倒也没有继续较真了
坐在旁边的路明非缩起脑袋,没敢参加这场谈话,虽说他跟林年关系算是在座各位最好的了,但论嘴角功夫他却没继承到自己好朋友的一半功力,嘴碎这种事情还是交给苏晓樯这种能一个打五个女孩的狠角色来吧。
他看了一眼包厢里挂钟,很快就要抵达预定的开饭时间了,现在该来的正主儿却依旧没有出现的迹象,于是他悄悄地把头埋了下去,在桌下敲打起了手机键盘,暗戳戳发送了一条短信。
怎么还没来啊大哥,人都要坐满了,再不来小天女都得帮你舌战群儒了——12:23
短信发送,路明非抬起头,发现苏晓樯正斜睨着瞥他…不过好像也没什么敌意,反倒是有些小喜悦?
他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只能熄灭了手机尴尬笑着借喝茶避开对方的视线。
这时,他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居然很快收到了一条短信,差些喝茶呛到的他立刻低头看了一眼,发现果然是对方的回信。
马上就了——12:24
都市仙武高手
…回得很快,不过字好像打错了一个,对方应该是想说‘马上就来’?
看起来应该赶得很紧急,迟到点无所谓,不放鸽子就好了——路明非还真不想错过林年请客吃的饭,在他看来这就跟铁树开花一样稀奇,错过了得后悔到晚上睡不着觉。
才放下手机,包厢的门就被推开了,路明非和苏晓樯第一个转头,心里暗想着马上就来怎么来的这么快,这匹好马是姓吕还是姓赤啊?
其實,很愛妳
门推开后,走进来一个降暑系的男生,为什么说他是降暑系,因为在所有人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时,整个包厢里的热闹短时间内就降至零点了。
每个人都怔怔地看着门口套着Burberry夏季主打的潮款黑体恤和深色工装裤的冷冽男生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每个人都认识他,不太反应得过来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
男孩们愣神,女孩们有些轻轻抬手捂了下嘴,但立刻觉得自己有些反应过度了,又尴尬地放下了手,却没注意到真正反应过度的已经条件反射似的“噌”一下站起来了,就像老师点名让她立正了一样。
“我来迟了么?”包厢门口,楚子航扫过包厢里的每一个人,多看了一眼尾桌上站起的柳淼淼,淡淡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