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6afg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差一步苟到最後 txt-0798 理解錯誤讀書-ik1i7

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
“邦邦邦……”
一阵枪响惊动了寂静的小镇,随即就是女人们的尖叫声,更有人没命的从山林中冲出来,还有人疯狂的逃出居酒屋,但是却被接连射倒在地,抱着腿在地上打滚惨嚎。
“全部抱头趴在地上,谁敢站起来就打死谁……”
大兵们端着枪从山林中走出,押着几个哭哭啼啼的比基尼女郎,几个白人也抱着头走了出来,而王子勋等人也从便利店中走了出来,端着枪将幸存者们驱赶到院子中央。
“唉~这是何苦来的,真是自寻死路啊……”
宋倩等女缓缓走到了院门外,只有沈晴文拎刀走了进去,比利正举着手慌张的解释,她上去一刀柄砸在比利的脑门上,比利当场惨叫着倒地,鲜血立马染红了他的脸。
“比利!你想死了是吗,还是以为我们很好骗……”
乔纳森押着一群白人男女走了过来,挨个将十多个人踹趴在地,比利看他们七个大兵衣衫整齐,连三名韩军都完好无损,顿时懊悔的趴在地上解释,不停的给他们道歉。
“小比利!你的手段太低能了,我的大兵们可都是精锐……”
赵官仁笑眯眯的从山坡上走了下来,李溱等三女裹着日式浴衣,披头散发的跟在旁边,如同三只小鹌鹑似的瑟瑟发抖。
守护甜心王牌VS王牌
“沃特?”
比利一下就反应了过来,震惊道:“怎么是你的大兵,难道你才是指挥官,可海军陆战队中并没有亚裔指挥官?”
“谁说我们是陆战队了,我们是放逐岛特战队……”
赵官仁走进院中环顾了一下,可突然发现人数少了许多,他立即掏出对讲机询问道:“Nancy!外部有多少人,怎么少了一批人,小胡子去哪了,是不是去了车站?”
“船长!没有人去车站……”
Nancy端着狙击枪从房顶上站了起来,用对讲机说道:“我和浩子一直守在这里,打伤了两个逃往车站的枪手,剩下的人都趴在巷子里,但是我们没有看见小胡子,从一开始就没看见!”
“快!人都带进来,清点人数……”
赵官仁拔出刀冲向了后方山林,结果竟在温泉旅店的侧面,发现了一大排密集的脚印,等他顺着脚印一路往前追去,赫然发现远处冒出了一股白烟,竟是铁道上的蒸汽小火车开动了。
“他妈的!”
赵官仁愤怒的冲到了山坡边,小火车只拖了一节车厢,只见小胡子靠在车厢尾部,身边站着昨晚碰上的日本母女,他似有所觉的抬起头来,笑着竖起两根手指向他致意。
“嘟嘟~”
小火车嚣张的拉响了汽笛,喷着白烟径直朝隧道中驶去,小胡子也转身搂住了禾子的腰,走进了破旧的车厢中,小火车很快便消失在漆黑的隧道里,竟没有碰上一点禁制。
“怎么样?少了多少人……”
赵官仁阴着脸走回了居酒屋前,王子勋走过来说道:“少了十二个日本人,小胡子和八个同胞也跑了,但日本人的正副队长居然也死了,两人在书店里被人割了喉,不是咱们干的!”
“什么情况?”
赵官仁惊讶的朝前看去,两具尸体刚被人抬进院子里来,日本人全都震惊的议论了起来,他上前纳闷道:“这两人中有山本健吗,就是有个漂亮媳妇和女儿的那个?”
“没有!山本健一家三口都跑了……”
王子勋摇头说道:“比利说是日本人引发的矛盾,小日本把韩军的空枪给了他们,临走时朝温泉里放了一枪,乔纳森他们这才开火还击,恐怕是白人被小鬼子给阴了!”
“船长!”
三名韩军忽然跑进来说道:“我们去了二号安全点,住在那的三个孤僻者也不见了,据说有人看见他们出现在书屋附近,两男一女三个日本人,可能是他们杀害了日本队长!”
“看来是有仇啊,咱们被人当枪使了……”
赵官仁狐疑万分的抠了抠下巴,跟着坐到了居酒屋前的台阶上,让人把比利等首脑都押过来,这才让王子勋翻译道:“比利!你们为什么要下毒,这是谁的主意?”
“山本健!他找到松岛队长提议,然后松岛找了我……”
比利跪在地上说道:“山本健说你们是研究所派来的人,想骗我们去探索未知区域,我们就决定绑架你们再逼问真相,但松岛一定是孤僻者杀的,他们的朋友被松岛逼死了!”
“哦?”
赵官仁疑惑道:“谁能跟我说说他们的关系,为什么他们会独自逃跑,山本健跟刘毅宁又是怎么回事,我刚刚看见刘毅宁搂着禾子,难道禾子在跟刘毅宁偷情吗?”
“山本健是个音乐家,他跟刘桑都喜欢钓鱼,偶尔会一起喝茶聊天……”
有个会英文的日本人说道:“可禾子跟刘桑应该没有私下交往,我们的活动范围有限,大家都知道彼此的情况,但孤僻者是恨松岛兄弟的,松岛兄弟为了寻找出去的路,先后逼死了不少人!”
盛世眷宠 若水倾雪
“音乐家?李溱你们过来……”
赵官仁招了招手问道:“小胡子有没有提过,为什么要坐火车进隧道,隧道另一头有什么?”
“没有!从没说过隧道的事……”
李溱弱声说道:“我们说好了事成之后,一起去车站再前往海滩,我们做那些事只是为了不受排挤,否则路上肯定会成为探路的炮灰,松岛他们心狠手辣,已经害死了很多人了!”
“老朱胸大没脑子可以理解,你贫乳怎么也弱智啊,尿裤子的胆量也敢出来干坏事……”
赵官仁鄙夷的说道:“子勋!既然二瓜都能看出警报里蕴藏的信息,一个音乐家应该早就发现了疑点,但他们没有去海滩,反而义无反顾的坐上了小火车,这其中肯定有猫腻!”
“领导!咱们是不是理解错了……”
王子勋若有所思的说道:“歌曲指引咱们去车站,小火车就来自车站,说明出发点是一致的,可夕阳时分出发我觉得很牵强,而且火车只能通往一个地方,那就是东北方的棕榈山!”
“啊!棕榈山,我想我知道了……”
第九號特派員
朱明珠忽然叫道:“大哥!我曾经去过迈阿密,迈阿密海滩又叫棕榈滩,可能歌曲指的不是南方海滩,而是隧道后面的棕榈山,棕榈山原本是一座铜矿,还有一个二战时期的矿镇呢!”
“那个谁,隧道有没有名字……”
赵官仁猛地起身指向一个小日本,对方用英文回答道:“我不是当地人,不过我听熟悉这里的人说过,站在隧道口就能看到最美的日落,当地人称之为……斜阳隧道!”
“靠!斜阳不就是夕阳嘛……”
王子勋懊恼道:“三首歌都是在指引咱们去隧道,山本健一定是受到了二瓜的启发,发现咱们理解错了,然后勾结孤僻者和小胡子,杀了松岛兄弟再去棕榈山!”
“看来是这样了……”
赵官仁点头说道:“这其中一定有他们非勾结不可的条件,否则没必要带上三个不合群的人,不过咱们的目的也算到达了,该蹦出来的都蹦出来了,让大伙收拾一下,准备出发!”
“好!”
王子勋精神抖擞的跑了出去,赵官仁又一把揪住比利的头发,狞笑道:“李溱你给我告诉他,老子给他一个活命的机会,带人为我们去隧道开路,穿过隧道我就放他离开!”
“我、我英文不好,不会说这么多……”
李溱满脸通红的垂下了头,赵官仁白了她一眼道:“你这样还明星啊,瞧瞧人家宋倩,上能用英语舔老外,下能用韩语撩欧巴,中间能用国语骗屌丝,出来混没文凭也得有文化,懂不懂?”
“哦!”
李溱尴尬的点着头,朱明珠赶忙毛遂自荐,谁知赵官仁自己却说起了散装英文,词汇简单直接,脏话丰富多样,愣是把一群老外说懵了,朱明珠也张着嘴懵逼了。
“Are.you.smokeing?”
赵官仁拍了下比利的脑袋,比利终于回过神来了,忙不迭的点头保证,赵官仁便让韩军把他铐起来,还挑了几个人跟他组成炮灰小队。
“朱姐!”
李溱悄声问道:“赵云轩刚刚说的都是什么呀,怎么问人家抽不抽烟啊,比利不会理解错了吧?”
“Are.you.smokeing不是问他抽烟吗,而是问他是不是白痴……”
朱明珠小声说道:“虽然他说英文不讲语法,可口音算标准了,关键词也用的非常精辟,好几个俚语连我都听不懂,一看就是跟老外们练出来的,而且他英韩双语无缝切换,真挺厉害的!”
李溱郁闷道:“那他还让我翻译什么呀?”
相公栽了 素馨小花
“故意羞辱你呗……”
奇灵夜笔 黑马马
宋倩忽然走到了她们身边,笑道:“这家伙的心眼比针尖还小,只要让他抓住一点机会,他就会狠狠践踏你的尊严,我要是没猜错的话,他刚刚在旅店也羞辱你们了吧?”
“嗯!”
李溱的脸蛋一红,尴尬道:“他、他让我们表演绝活,朱姐给他表演了瑜伽的软体功,可我什么都不会,连劈叉都不行,他就让我唱了一首《痒》,真的好会折磨人!”
“倩倩!”
朱明珠赶紧央求道:“我们真不是刘毅宁的同伙,他都把咱们抛弃了,你就让赵哥把咱们带上吧,再待下去不死也得疯!”
“你们去换衣服吧,我去跟他说……”
宋倩点点头往前走去,正好看到周发达被人牵了出来,估计是被灌了洗胃的肥皂水,蹲到屋边就开始嗷嗷的吐,嘴里还噗噜噜的直吐泡泡,逗的女人们全都哈哈大笑。
“你知道人生最大的错觉是什么吗,女神爱我长的帅……”
赵官仁一把按住他的脑袋,指着李溱说道:“这次给你一个教训,下次可记住了,成功的背后不是肮脏就是沧桑,不是一个段位的人,不要耍你的小聪明,人家上位的时候,你买个西瓜还在砍价!”
“李溱!我他妈记住你了……”
周发达恶狠狠地瞪了李溱一眼,李溱低下头没说话。
“你记住人家有个屁用,你就是个记吃不记打的货……”
赵官仁摇头晃脑从李溱身边走过,笑道:“婊子无情,却演绎世间的悲欢离合,戏子无义,却唱出人生的喜怒哀乐,真戏子还是假婊子,接下来就看你的表演喽,女神!”
“嗯!我明白了……”
李溱用力的点了点头,快步往小木屋里走去,留下朱明珠一脸茫然,完全不知道他俩在打什么哑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