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27e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天王殿 txt-第五百二十四章 餃子相伴-2u65q

天王殿
小說推薦天王殿
就在金宝以为自己就要永远活在黑暗中的时候,这些人因为被另外一批人黑吃黑,在交易场所被全部枪杀了。
而像他一样运毒物的孩童,也同样没有逃过被杀人灭口的命运,好在金宝聪明,当看到那些人被杀的时候,躲在了所有小孩的最后面。
利用这些人,挡住了所有子弹,跟他一起躲过一劫的小孩,并没有像他一样,乖乖地躲在尸体堆里。
而是拼命地想爬起来逃跑,结果可想而知,最终还是死在了子弹之下。
这些人并没有认真检查这些死掉的小孩,只是拿起枪将那些成人一个个补枪。
在他们看来,小孩子看到这种情况,绝对会像刚才逃跑的那个小孩子一样,根本不会保持冷静的。
金宝也就这样躲在了尸体和血泊之中,躲过了这一场杀戮,直到那些人离开很久之后,他也不敢起身。
那些温热的血液,开始变得冰冷,到最后结成块,那些尚有余温的尸体,也变得硬邦邦的。
武道天君 天荒
花都逍遙神醫
幽冥眼之鬼王出山
但是金宝却是躲在里面,一点都不敢出声。
直到第二天天亮以后,有人发现了这里的惨状,报了案秩序者才救出了这个骨瘦如柴的小孩。
金宝的眼中没有一点恐惧,但是秩序者问什么,他都没有说话,就在大家以为他是哑巴,送到医院后。
金宝趁着夜色,从医院里逃跑,从一个城市逃到了一个又一个城市,这一条路他从被卖过来的时候,都一直刻在脑海里。
他回到了自己的城市,而他原来的那个家,早就人去楼空,除了讨债的涂鸦,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了。
而他自己也因为饥饿,晕倒在了路边。
让他醒来的是一股香甜的味道,当金宝睁开眼看到一个火堆里的地瓜,他想也不想就跑过去徒手将滚烫的地瓜拿了出来。
風鈴夢 如煙三月
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感受到了食物的温度,还是这么的烫,烫得他龇牙咧嘴。
“哈哈哈哈。”一个银铃般的笑声响了起来。
在黑暗中经历了这么久的金宝,警惕地抱着滚烫的地瓜,闪到了一边,充满敌意地看着那个声音的方向。
那是一个脏兮兮的小女童,那些污渍根本无法挡住那灵动好看的眼睛,金宝一时间居然给看呆了。
“饺子,你干嘛欺负人家。”一个和蔼的声音响了起来。
“奶奶,我哪有,是这个傻子自己拿地瓜被烫的跑了。”饺子嘟着嘴委屈地说道。
金宝这时候才晃过神来,自己的手上还拿着那个滚烫的地瓜,被烫得丢了下来。
那地瓜滚到了一个穿着破鞋的脚下,金宝想要爬过去抢,但是看到地瓜被一个枯瘦布满皱纹的手,拿着一张纸皮将地瓜捡了起来,就又缩到了黑暗之中。
一个佝偻的婆婆拿着那个被纸皮包住的地瓜,在金宝的面前蹲了下来,由于背着光,金宝看不到她的脸。
但是一直处在黑暗的警惕感,让他不断地向后倒退。
老婆婆并没有继续过去,而是笑着问道:“你是不是肚子饿了。”
金宝并不想回答,但是地瓜的香味飘过来之后,肚子不争气地叫了起来。
老婆婆将那个地瓜放到了地上,笑着道:“用纸包住,就不会烫了。”
说完老婆婆起身回到了火堆旁,饺子泪眼婆娑地嘟着嘴看着老婆婆,委屈地哭道:“奶奶,那是我们今天的饭啊。”
老婆婆怜惜地摸了摸饺子的头发,将她搂进怀里:“明天奶奶再给你找一个。”
那边抢起地瓜躲在黑暗里,顾不上烫狼吞虎咽的金宝,突然停下了啃咬的动作。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一股热流,随着一口滚烫的地瓜涌进了他的心。
他迅速地朝着两人跑了过去,将手中的地瓜丢在了她们的身前,然后再次躲到了黑暗之中。
家有蠻妻
本来想要逃跑的他,却是出乎意料地留了下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想离开,只是双脚像生了根一般,不想让他离开。
饺子捡起地瓜,将上面的沙粒吹开,然后递给了老婆婆,然后朝着黑暗中的金宝做了个鬼脸。
从此以后,金宝就留了下来,但并没有和她们在一起,而是远远地跟在她们身后,平日里也只吃垃圾堆里的食物,就是不跟她们两个在一起。
时间渐渐过了十几年,饺子已经变成黄花大闺女,比起小时候更加的俊俏可爱,她也出去打工,抚养着老婆婆和无所事事的金宝。
直到有一天,偷偷护送饺子回去的金宝,撞见了一群混混欺负饺子。
于是他想都不想地冲上去,以一人之力,将这些混混打趴在地,然后拉着饺子就逃跑了。
他们以为自己逃跑就没事了,但是第二天,这群混混带人,跟踪饺子,然后将他们在天桥下搭建的家,全部摧毁,还将金宝狠狠地揍了一顿。
那是金宝第二次,感受到那温热液体的味道,犹如他小时候在尸体堆里面。
那一次金宝躺了三天三夜才醒了过来,但却也是奄奄一息,加上他们的钱全部被那些混混抢光,医院根本不愿意接受这个流浪汉。
金宝看了看每天哭成泪人的饺子,以及一脸愁容被打得披头散发的老婆婆,然后就一言不发直直盯着头顶的天桥。
每天靠着野菜地瓜,最后居然硬生生地让他挺了过来,也在这一天,金宝消失了。
就在老婆婆与饺子以为金宝再也不会出现的时候,时间也慢慢又过去了几年。
一天一个带着金链子、金手表、金戒指,衣服穿得花花绿绿,头发梳得油光发亮的人,带着一群人回到了这个天桥下。
然后将几个已经被打得浑身是血,已经没有意识的人,扔到了老婆婆的脚下。
饺子辨认了许久,终于看清了这几个人,就是当年将她们的家毁了的小混混。
当她抬头看向那个像个暴发户的青年人,突然捂住嘴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后来再也没有人看见过,住在天桥下的老婆婆和一个美丽的女孩了。
“小子!有什么比你的命还重要吗!”丁吏抓起金宝的衣领,冷声地说道。
金宝已经虚弱地无法出声,但是就在此时,楼梯口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奄奄一息的金宝却是惊恐地睁开了眼睛。
“给我放开那个臭小子!”